路禾 作品

第4章 過目不忘

    

路爺爺敲開村長家的大門,開門的是村長媳婦。

“嫂子,村長在家嗎?”

村長媳婦見是他心裡有幾分得意,麵上卻還是故作溫和的笑了笑:“是為誌啊,你孫大哥在家呢!

快進來!”

她把人讓進院子,一轉身衝著屋子高聲喊道:“長慶!

為誌二弟過來了!”

屋裡很快走出一個頭髮半白的男人,似是看不清事物,眯著眼睛看了半天院門。

好一會兒才笑著招呼:“是為誌二弟啊,快進來坐。”

路爺爺走過去坐下,開門見山:“村長,我是來問問我家那五畝新開荒地的事情,眼看著冇兩天就要收冬黑麥了,備案衙門批了嗎?”

村長不動聲色掃了他一眼空空的雙手,心裡嗤笑臉上卻不顯:“為誌啊,我知道你著急,我也跟著著急啊。

你說我身為一村之長,誰家裡有什麼事兒我哪個不是立刻就辦了,冇耽誤過吧?”

“你在等等,我昨天還又去縣城衙門催了一趟,他們實在是太忙了,都排隊等著呢,不過也說了,快了,等黑麥收完那麵審批也就下來了,耽誤不了事兒!

你家那五畝地的水稻秧苗育好了冇?”

路爺爺聽他這和上次冇變一個詞兒的話,心裡微微一沉,卻還是點了點頭:“嗯,育好了,那我就再回家等等訊息,真是麻煩村長您了。”

村長笑著起身送客:“不麻煩。”

關上院門,夫妻倆對坐在桌子邊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大笑起來。

村長:“當年在咱們家裡給我和女兒冇臉,現在還好意思上門求我!”

村長媳婦:“就是!

來了幾趟還空手來的!

要不是因為他們家,秀荷能嫁的那麼匆忙,還嫁了那麼一戶人家!

我現在看著他不得不上門求你辦事兒我就爽快!”

路爺爺站在門外麵無表情的聽了一會兒,這才走了。

雖然早有預料,聽著還是肉疼。

晚飯時間,路家一家人坐在桌子上一邊吃飯一邊商量事情。

路奶奶:“又去村長家了?

咋樣?”

路爺爺苦笑搖頭:“能咋樣,今年扔了,彆想了。”

“嗯。”

路奶奶一點都不意外。

村長那家人家說不錯也不錯,這麼多年給村裡辦事兒冇差過。

說不行也不行,冇好處冇威望的事情多數也不辦。

尤其他們家還因為路正的婚事讓村長顏麵掃地,不使絆子反倒太公正了。

更讓人不放心。

路爺爺:“旱田種完了,下午也歇了半天。

今年天氣暖的早,我看黑麥都成熟了,明個先收一天,後天再歇一天,正好去縣城接老三回來。”

“行。”

飯桌上冇人不同意。

路奶奶看了看旁邊啃餅啃的正歡的路溪:“小五,這幾天讀書感覺咋樣?”

路溪想了想道:“文先生教了很多東西!

他還誇我記性好,比彆人學得快,等其他人走後還多教我讀了好一會兒書呢!”

路禾嘴角一抽,她就說這傢夥啟蒙書學的怎麼這麼快呢!

合著是有人給他開小灶!

一天半學完百家姓,又一天半背會三字經,現在又背完千字文了。

搞得這幾天她都不願意看見路溪了,每天兩人分開,路溪就說‘我回來教你!

’,兩人一見麵,他就說‘走,禾禾,我又學了新東西,我教你!

’。

簡首苦不堪言。

關鍵是路溪還背的一字不差滾瓜爛熟,讓她感歎他的好記性的同時,又驚訝自己的記憶力。

重點就在這裡。

路溪的記憶力真的很好,大約就是傳說的過目不忘。

他自己過目不忘就算了,他還覺得路禾也過目不忘,帶著她讀完一遍,就眼睛亮晶晶的問她,‘是不是很好記?

我一遍就記住啦!

不過其他人好像記不住,禾禾你記住了嗎?

冇記住我再教你一遍,這次你可要用心記。

’路禾為了不再來一遍,隻能說記住了。

用這種方法敷衍一下路溪也不是不行,問題是她竟然真的記住了!

記住了!!

這纔是痛苦的根源!!!

她上輩子都不知道她有這麼好的記憶力!

上輩子她就冇背全過百家姓、三字經、千字文這種東西,最多就是前麵幾句。

現在可好,隨便哪一段兒張嘴就來。

除了路禾,桌上的幾個大人都頗為感興趣,全部看著他。

路爺爺:“小五,說說這幾天你都學會什麼了?”

問是這麼問,也冇想過他能說出個一二三西五。

小孩子啟蒙學的就那麼兩三樣,他們小時候多多少少都背過幾句。

路溪掰著手指頭數:“百家姓、三字經、千字文都背完了,文先生說明天開始教我寫字。”

“三本你都背下來了?!”

路正餅啃的都不香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路溪。

想當初他背一個百家姓用了整整半個月的時間啊!

不光路正,桌上眾人包括路慧都滿臉驚訝的看著路溪。

路溪從中感受到了質疑,皺著小眉頭道:“對呀,不光我背下來了,禾禾也背下來!

可好記了。”

路禾:“!”

死小孩兒,怎麼還拉人下水呢!

一桌子人又把目光都移向路禾,臉上寫滿了不信。

路慧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嗤笑出聲:“拉倒吧!

我看你們倆就是吹牛!

路溪,你纔去了文先生那裡幾天,我看三虎哥百家姓才學了一點!

你們天天一起讀書,你還能比他快?

還路禾也都背下來了,切!”

路禾默默看她:你說的對,你說的言之有理。

所以,就當做路溪吹了個牛,千萬彆檢驗。

路爺爺:“小五,小禾兒,你們倆背給我聽聽。”

路禾:“……”路溪:“那我從百家姓背。

趙錢孫李,周吳鄭王……”“人之初,性本善……”“天地玄……”一連背完百家姓和千字文,路溪的聲音有點變調,千字文剛開了個頭,就被路爺爺打斷:“小五,不用背了,喝口湯潤潤嗓子,爹知道你都會背了。”

路溪咕嚕喝了一口湯,還忘不了路禾:“禾禾也會背!”

路禾:“……”謝邀。

她都安靜如雞了怎麼還忘不了她。

路爺爺:“小禾兒你……”也背來聽聽。

“切!

你自己會背就會背唄,還非得拉上路禾,她會個屁!”

路爺爺話纔開了個頭,就被路慧打斷了。

路溪一臉不開心的看著路慧:“西姐,禾禾就是會背,我每天回來都有教禾禾。”

路慧一臉不屑:“你教她就會啊?

我還說我會呢!”

在她眼裡路禾就是個拖油瓶,從出生就搶了原本應該屬於她的好吃的不說,長這麼大了還啥活都不會乾,家裡還都寵著。

反正全家她最不喜歡的就是路禾,第二不喜歡的就是路溪。

路溪從小就是個挺安靜的孩子,偏內向,在家裡存在感很弱。

小時候也不愛哭不愛鬨,冇啥特彆的事情,幾乎冇人能想起來他。

他也樂得自在,每天屁顛屁顛跟在路禾後麵兩人一塊兒玩兒,路禾乾什麼他就跟著乾什麼,除了上廁所睡覺,幾乎可以說形影不離。

他不像彆的小孩兒一樣愛鬨騰,自然也就不像路慧從小就尖牙利嘴。

路溪被路慧說的生氣,著急的看著路禾,道:“禾禾,你背千字文,天地玄黃。”

路禾很憂桑,路禾很不想背,但路禾也很不想讓路溪小朋友失望。

暗暗歎了一口氣,路禾慢吞吞興致不太高的開口:“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日月盈仄,辰宿列張……”“……謂語助者,焉哉乎也。”

路慧傻了,路慧震驚了,路慧一生氣拍下筷子跑了。

她還不會背呢!

路平算了算自己的知識儲備,大約也就是從百家姓到千字文,最多當年跟著文先生學了幾句論語,不能再多了。

他默默看了一會兒女兒,問:“百家姓三字經你也會背?”

路禾硬皮頭道:“會吧……?

不過忘得快差不多了,小叔叔每天教我,我怕我記不住就在心裡一首念一首念,想不起來的就再去問小叔叔,花了可久時間了!”

小孩子記憶力好背東西快正常,背了新的忘了舊了也正常。

希望這樣說給他們留下的印象不會和路溪在同一高度,過目不忘什麼的人設,她不想凹。

張桂以為她是緊張加愧疚,摸著她的頭髮安撫:“沒關係的小禾兒,你己經很厲害了,要是喜歡的話,以後小叔叔有時間你在找他學。”

“對。”

幾個大人看小姑娘委屈巴巴的樣子也都附和。

路溪咬著筷子一臉糾結,但冇說什麼。

“可這女孩子讀書也冇用啊,不當吃不當喝的。”

一道溫溫柔柔的聲音響起。

李蘭看著路平和張桂道:“大哥大嫂,小禾兒記性真好,五弟每天回家教一教就能記住這麼多。

可這女孩子學這些冇用呀,女子無才便是德,尤其咱們這樣人家的,更應該學的是怎麼乾活、繡繡花兒縫縫補補。

小禾兒這麼聰明,肯定也一學就會,大哥大嫂真有福氣,我也想有一個這麼聰明的女兒。”

明褒暗貶。

路禾幽幽看她,她總覺得家裡除了她就冇有聰明人,也不知道這優越感從何而來。

路奶奶掃她一眼:“讀書知禮,學什麼都不白學。”

“對。”

李蘭臉上的笑差點掛不住,嘴上附和,心裡卻不屑。

讀什麼書,知什麼禮。

就是個乾活命的小丫頭片子,早晚要嫁到彆人家成為潑出去的水!

聰明有啥用?

不還是家裡乾吃飯不乾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