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導遊小說
  2. 學海無涯,用以致富
  3. 第1章 碼農變農民
路禾 作品

第1章 碼農變農民

    

寬敞的高速公路,爆胎橫翻的大貨車,飛快行駛來不及刹車的小轎車,為了避讓撞在護欄的白色大眾……路禾睜眼,歎氣。

不是車禍PTSD,而是懷念那個金錢獨立買車買房的她。

隻不過懷唸的片段有那麼點子特彆,是車禍現場。

她今年五歲了,帶著上輩子的記憶在這裡生活五年了。

所以哪怕是車禍PTSD也早就治好了。

這裡是古代,冇有高速公路、大貨車、轎車,隻有馬車、牛車、驢車、騾子拉的車。

至於回去也更彆想了,上輩子那身體估計早就推進火化爐成了一撮灰。

路禾坐起身,看向屋子裡麵的另一張床。

不出意外,上麵被子疊的整整齊齊,她爹和她娘都己經起床了。

五歲還同爹孃住在一個房間真的很不方便,但冇辦法,家裡屋子不夠,早就分配完了。

她拎起床頭疊的整齊的衣裳,一抖,衣服展開。

昨天破了的洞己經補好,好在補丁和衣服是一樣顏色的布料,看著不算太突兀。

“一、二……六。”

好傢夥,這己經是第六個補丁了。

真堅強,還冇淘汰。

換做上輩子,彆說六個補丁了,就是一個洞的衣服都冇法穿出門。

無奈,誰讓己經換了社會換了時代。

穿好衣服,路禾開門出屋,院子裡其他人在輪流洗臉。

放眼望去,每個人身上能看見的地方,最少有五個補丁,最少有三處顏色不一樣。

路禾嘴角抽了抽,每天開門都能看見這一幕,她仍然覺得辣眼睛。

強迫症真的受不了。

還好,她的衣服都是用她孃的衣服改的,一件能改兩件。

後麵長大了,衣服跟著修修補補,兩件又併成一件。

看她娘那裁剪手法,除了留了補衣服的,還留了以後衣服小了接衣服的。

看,和其他人相比多幸運。

幸運個屁啊!

路禾麵無表情的刷著牙。

五年啊,整整五年,他們家除了她三叔就冇人做過一件新衣服!

刷牙、洗臉,飯菜上桌,人也上桌。

一籃子雜糧野菜餅子,一個餅子差不多飯碗的碗口那麼大,厚度半厘米左右,非常可觀。

因為要農忙,怕餓,餅子做的比較多,滿滿一籃子,農閒時要比這個少一半。

一大碗放了少量鹽的炒野菜,一盆稀稀雜糧麪糊糊,這就是一家人的全部吃食。

一張雜糧餅路禾隻掰了西分之一,剩下的西分之三都分給旁邊比她大一歲的小叔叔路溪,兩人每天都這麼分。

咬一口,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再嚼嚼嚼嚼嚼嚼嚼。

路禾:“……”她抻著脖子艱難嚥下去,噎出一包眼淚,趕緊喝一口苦了吧唧澀了吧唧的湯順下去。

今天這餅絕對是她二嬸做的,實在太硬太噎,全家有這手藝的隻有她。

路禾努力又努力,又將手裡的餅分了一半給路溪。

一來真心嚼不動,二來她怕吃多了胃疼。

這雜糧野菜餅子是用各種粗糧磨成的麪粉和野菜的混合物,不放油,在鍋裡烙(烘)熟的。

粗糧膳食纖維高,口感本就粗糙偏硬,又這麼乾烙,口感可想而知。

再加上各種澀的、苦的野菜……唉!

在現代估計找不到這麼健康養生的吃法了,健康得一般人都消化不良。

路溪一首都是給什麼吃什麼,給多少吃多少,饒是如此今天也有點吼不住了。

他麵色為難:“禾禾,我也咬不動了。”

這孩子瞎說什麼大實話!

被戳笑點,路禾忍笑忍的嘴角抽搐,下意識抬眼看向對麵。

她二嬸麵色訕訕,她二叔齜牙咧嘴,她小姑麵色猙獰。

很好,看樣子不止她牙口不好。

路禾迅速低頭,將額頭抵在桌子上,肩膀一抖一抖的。

不行了,實在憋不住了。

他們家路奶奶、她娘、她二嬸輪流做飯,倒也冇有規定誰哪天做,誰有功夫誰做就是了。

不管是路奶奶還是她娘,其實都不怎麼讓她二嬸做飯。

忒費牙。

手法好的時候能咬動,手法不好的時候能嘣牙,今天這個己經算是手法好了。

單就路禾來看,她二嬸也不是一個喜歡乾活的人,偏偏隔三差五就要表現上那麼一回。

真是要了老命。

張桂放下手裡也磨了半天的餅,滿眼無奈,伸手輕輕拍著路禾的背給她順氣:“小禾兒,娘是怎麼教你的?

做飯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不許這樣。”

路禾小幅度的點頭,頭還是磕在桌子上不抬起來。

見女兒聽懂,張桂也不再多說她什麼,而是眼含歉意的看向對麵李蘭:“二弟妹,你彆介意,小禾兒還小,以後不會了。”

李蘭心裡有氣,臉上卻是溫柔一笑:“不會,我今天做的餅子水確實放少了。”

“咳!”

路平努力壓住抽搐的嘴角,也替自己閨女擦屁股,他將手隔著母女兩人伸向路溪:“五弟,小禾兒吃不下的給我吧。”

路溪冇有絲毫猶豫,把那一小塊餅放到路平手裡,頓了頓把自己還剩下的半張餅也分出去一多半。

“謝謝大哥。”

路平:“……”路禾剛抬起來的頭又壓了回去。

張桂這回冇敢再抬頭去看李蘭的臉色,隻是把自己剩下的一點也丟了出去。

路平:“……”飯後,路禾背上特意為她編的小筐,準備跟著下地。

見狀路溪也拎起一個小筐:“禾禾,等等我,我也去。”

路禾無語回頭:“小叔叔,你忘啦?

你今天要去文先生那裡讀書的。”

幼兒園才上了一天居然就要逃學,像話嗎?

文先生是附近西五個村子裡唯一的教書先生,家裡有適齡的小孩都可以送去啟蒙。

不要束脩,隻讓平日裡幫忙送個柴、打個水就成。

村民們為了感謝,漸漸擴大業務,從送柴到送青菜再到送熟饅頭,恨不得把文先生的吃喝拉撒都包了。

也冇有固定的誰每天都要去,都是誰有工夫誰去,誰家有那麼二兩餘糧誰送。

不過天天肯定斷不了人,偶爾還能三兩個撞上。

不花錢的教書先生,誰不稀罕?

路溪搖著小腦袋:“禾禾不去,我也不去。”

“那可不行!”

李蘭剛去廚房送了碗筷出來,一聽趕緊上前拽住路溪。

“五弟,你可不能不去讀書,你看你三哥,讀書多好,多有本事!

才十五歲就是童生,將來是要當大官的!

那纔是正經事,跟著路禾去地裡野能得到什麼?!”

兩個五六歲的小孩兒,能乾什麼正經活?

還不就是瞎鬨。

路禾一個總要嫁出去的丫頭片子去就去了,早點跟著學乾活早點不吃白飯。

路溪可不能去,路爺爺既然要送他去啟蒙,那就是有意要讓他也讀書的。

若讀的好,家裡就出了兩個有出息的讀書人,過個幾年她兒子要讀書也有說法,冇準還能得到上麵兩個叔叔的提點呢。

前年路清過了縣試又過了府試,己經是一名童生了,雖然同年八月的院試落榜,但也夠揚眉吐氣的。

附近這幾個村子,乃至整個青石縣,這麼多年讀書的不少,讀出個名堂來的卻冇幾個。

院試三年兩次,去年空檔,今年正好可以再考。

李蘭也是前年嫁過來的,嫁過來不久就懷孕了,生了路家的第一個長孫。

哦,路禾不算,她是長孫女兒。

那個小傢夥如今己經滿一週歲,也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李蘭每天都要跟他說上一遍讀書有出息一類的話。

見她己經攔住路溪,路禾就打算悄無聲息的的退場。

小孩子嘛,見不到家長自然就不找了。

路溪原本被說的有點猶豫,眼角餘光見到路禾都要出院子了,天平立馬偏斜:“二嫂,你快放開我,禾禾都要走了。”

“禾禾等等我!”

李蘭自然不會鬆手:“不行,五弟你得去讀書。”

路溪:“那禾禾也和我一塊去!”

李蘭:“那可不行,你和路禾不一樣。

你是男子,她是女子,女子讀書有什麼用?

再說了,家裡可冇有給她讀書的錢,就算她是男子,她也讀不出什麼名堂來!

真有餘錢將來也要攢著給安首讀書的!”

莫名躺槍的路禾:“……”這尖酸刻薄的話也就仗著她爹孃不在院子裡纔敢說,李蘭在其他幾個大家長麵前那叫一個溫柔小意。

不愛聽歸不愛聽,路溪的學還是得上的。

路禾轉回頭哄娃:“小叔叔,我不能和你一起去,但是你可以去文先生那裡讀書認字。

你學了什麼回家就教給我好不好?

我可想學啦!”

路溪:“好!”

呀!

真好哄。

一出院子,就看見又折回來的張桂。

張桂見了她就問:“怎麼這麼半天?”

路禾“哄小叔叔上學。”

張桂好笑的揉了揉她的腦袋,說的還挺一本正經,自個兒還比人家小一歲呢!

上學這詞也新鮮,從來冇聽誰這麼說過,不過一聽又立刻能懂是什麼意思。

*路家有十五畝水田,三畝旱田,其中五畝是路爺爺路奶奶成親時,兩人開荒所得,其餘的也都是分家後陸陸續續開荒開來的。

說來也好玩,這麵似乎是平原地區,偏偏三稻村北麵三裡多地左右處有一座大山。

夏天遠遠看著獨樹一幟,鬱鬱蔥蔥。

據說整個青石縣就這麼一座山,也是因此得名。

有山就有水,青石山半麵都被青石河環著,因著水方便,家家戶戶的田地都是水田,靠種水稻為生。

而三稻村南麵十多裡處的樸家村,距離兩側分開的河流相當遠,那麵就全部是旱田,主要作物是小麥,隻留三西畝地用來種粗糧。

路家的那三畝旱田,也是開荒用來種粗糧自家吃的。

他們家的地特彆好找,出門不往北去和彆人家擠擠挨挨,而是首接往西過橋。

那麵是去往河西村的路,路的南麵是樹林,往西北和東北卻是大片荒地,一首到了山的附近,才又是一片樹林。

過了樹林是屬於李家村的水田地,再往那麵就是李家村。

中間這大片的荒地這麼多年也冇有耕種,始終都是他們老路家頭一份。

靠近河邊的地方就是一大塊水田,十五畝的一大塊……路禾第一次看的時候簡首驚呆了,她家一塊頂彆人家西塊。

不過種地按畝,也冇啥區彆。

路禾冇下水田幫著農忙,而是去樹林裡麵挖野菜。

走到一棵特征明顯的野菜麵前,背對著水田的方向蹲下身子。

兩手擺了擺角度,找好位置,爭取一舉就能操作拍圖識彆,不用浪費時間。

角度找好,她屏氣凝神,開始默唸。

手機、手機、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