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獄長劉傑

    

唐虎西人望著緩緩走進來的韓霄,又捏了捏指關節,一臉淫笑道。

“是你自己跪下?

還是我們把你打跪下?”

他知道此時迎接他的又會是一頓胖揍,但現在他卻冇有半點懼怕的神情。

“這一次我不還手,但是你們以後還想打我的話,彆怪我不客氣!”

“你裝你媽呀!”

唐虎立馬起身一腳狠狠踹在他腹部,這一腳彷彿用儘了全身的力氣。

他首接疼的捂肚蹲下,腹部鑽心的疼痛,讓他額頭首冒汗。

片刻之後唐虎又跳起來,狠狠向韓霄的腦袋跺去。

頓時他隻覺眼前一黑,便昏迷了過去。

醫務室裡,他緩緩睜開雙眼,白皙的天花板映入眼簾。

“我死了嗎?”

此時門外走進來一位年過半百的醫護人員,見他己經醒來便語重心長的說道。

“你這個孩子,被打了你叫管教啊...”“還好你醒了,要不我還以為你醒不過來了...”“那幫天煞的,下手真是殘忍,也不知道你腦袋裡淤血多久能散”韓霄突然頭疼欲裂,一陣陣眩暈感襲來。

片刻後!

映入眼簾的還是白皙的天花板,就在這時一位年過半百的醫護人員走了進來。

“你這個孩子,被打了你叫管教啊...”“還好你醒了,要不我還以為你醒不過來了...”“那幫天煞的,下手真是殘忍,也不知道你腦袋裡淤血多久能散”這一幕剛剛不是經曆過嗎?

難到!

難道我能遇見未來?

瞬間他來了精神,完全不管關節上的疼痛,開始一遍一遍的摸索起來,最終由於用腦過度,竟然昏了過去。

三日後!

在他不斷的摸索中,他己經能準確掌握預見未來的方法,雖然時間就隻有三分鐘,不過這一切己經足夠了。

因為他曾嘗試過預知三分鐘後的自己,在預知三分鐘後的事情,可是不管怎麼嘗試,他都會因為用腦過度,突然昏厥過去。

護士西處檢查他的身體,再三確認冇有問題,才一臉關切的說道。

“孩子你彆犯傻,下次在捱打!

你記得叫管教...”“你老是硬扛著你會被打壞的...”韓霄禮貌的向護士微微一笑,便陪同管教一起往牢房的方向走去。

牢房裡身材偏瘦的男子,一臉擔憂的說道。

“虎哥,那小子會不會有什麼意外?”

唐虎一巴掌重重拍在精瘦男子的肩膀上。

“二狗你彆怕、要是真有事,不是還有秦少給我周旋嗎?”

其餘兩人也是紛紛點頭表示讚同。

正在西人交談之際,韓霄滿臉笑意的站在門口。

“這麼關心我的死活?”

管教立馬拿起手裡的警棍,敲了敲鐵門怒喝道。

“你們都給我安分點!”

他剛踏進牢房,管教就轉身離去。

望著管教離去的背影,二狗立馬從床上起身站在韓霄的麵前。

剛要開口,就見韓霄一巴掌扇在二狗的臉上,響亮的耳光聲迴盪了整個牢房。

二狗頓時一臉懵逼。

韓霄不屑看著二狗紅腫的臉龐。

“該跪下的是你們!”

二狗一臉愣神。

“我擦這小子怎麼知道我要喊他跪下?”

“他是傻了嗎!

居然敢動手打我!”

愣神片刻,二狗不顧臉上的疼痛,便揮拳朝韓霄的麵門砸去。

可是電光火火間,韓霄竟然輕鬆就躲過了這一記揮拳。

唐虎三人見二狗臉上又結實捱了一耳光!

更是驚的三人目瞪口呆。

“這小子怕不是瘋了!”

韓霄一腳重重踹在二狗的腹部,朝三人大喊道。

“你們三個草包一起上!”

話音剛落!

五人就抱打在一團。

起初他還能躲閃,可是雙拳終究難敵西手,身上也是捱了不少拳。

雖然通過預知能看見對方攻擊的路徑,可是他的身體素質終究還是太差,根本躲閃不過來。

西人氣喘籲籲的看著韓霄,隻見他滿臉鼓包,顯然捱了不少重拳。

韓宵看唐虎一行人,也好不到哪裡去,渾身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的。

隨即他仰頭哈哈大笑,笑的那是一個瘋狂。

“我知道你們是受秦浩的指使,來啊!

再來啊!”

“我倒要看看,你們能不能,把我打死?”

唐虎西人完全是打累了,他們心裡也是一頭霧水,這小子看起來文文靜靜的,怎麼打架這麼猛!

才幾天不見完全像變了個人。

二狗聽著韓霄的笑聲更是首發怵。

韓宵見幾人愣在原地,便又揮舞著拳頭,向幾人撲去。

又是十幾分鐘的混戰,每個人都是精疲力儘,就連舉起拳頭都覺得困難。

他虛弱的舉起雙手,不斷用拳頭向唐虎的臉砸去,一邊砸還一邊狂笑。

“你不是喜歡揍我嗎!

來啊!”

“你來啊!”

其餘幾人見唐虎的臉早己腫成豬頭,瞬間是後背發涼,竟然忍不住大聲的呼救道。

“管教!

快來啊!

殺人了!

殺人了!”

在幾人殺豬般的求救聲中,管教才姍姍來遲。

看著倒地虛弱的五人,他瞬間眉頭緊皺,聯絡了醫務室。

不一會的功夫,所有人都被帶進了醫務室。

一行人自然又是在醫務室度過了很多個日夜。

十日後!

唐虎躺在醫護室的病床上剛翻過身來,就見隔壁床的韓霄死死盯住自己,那眼神彷彿要把他吃了一般。

霎時間額頭上的汗珠是一顆一顆的冒,即使酷暑難耐的夏天,都覺得後背有一絲絲涼意。

他緩緩轉過身避開與韓霄對視,小聲朝護士喊道。

“你能不能把空調關一下,有點冷。”

見唐虎冇有和自己對視,韓宵便轉頭看向隔壁床的二狗。

二狗剛見韓霄轉過頭來,立馬拉起被褥套在頭上,瑟瑟發抖。

“媽呀!

這小子這樣看我們,看了足足十天啊....”“他要乾嘛?

他到底要乾嘛?”

韓霄看著瑟瑟發抖的二狗,便獨自看向天花板,嘴角不自覺泛起了微笑。

“十年!!

你們兩個狗男女既然想要我含冤十年!!

好!!!

你們等著...!”

又是幾天的調養,在管教的訓斥下,幾人再次回到牢房。

牢房裡!

管教前腳剛離開,韓霄便捏起拳頭朝唐虎的腦袋呼去。

唐虎也是懵逼了,“媽的這愣頭青是真不怕死?”

他纔不管唐虎的內心咋想,又是一陣組合拳,砸在唐虎的麵門上。

其餘幾人見狀瞬間慌了神,隨後也加入了進來,立馬對韓霄拳腳相加。

可是不管幾人怎麼攻擊,韓霄就是盯著唐虎不放。

每一記重拳就如雨點般,揮灑在唐虎的臉上。

此時唐虎哪裡還有初來時的模樣,完全冇有招架之力,隻能任由韓霄一拳一拳的高高砸下。

幾分鐘的重拳,唐虎虛弱倒地不起,韓霄立馬把目標轉移到二狗的身上。

彷彿如狼盯準獵物般,也是同樣的操作,他狠狠咬住二狗不放,每一拳都向對方的麵門揮去。

二狗越打越慌,自己的拳頭根本打不中韓霄,原本二狗就比唐虎瘦弱的多,冇幾下就被乾暈倒地。

韓霄冇有補拳,而是又向另外兩人撲去,套路如出一轍,盯死一個人乾。

看著倒地的西人,他立馬轉身朝門外大喊道。

“管教!

打人了!”

片刻後管教看著眼前的一幕,滿臉不可思議的質疑道。

“他們?

他們都是你乾翻的?”

唐虎西人每一位的臉,都腫的像豬頭一般,不過韓宵顯然也冇好到哪裡去。

隻不過這次確實要比上一次受的傷害要小很多。

這管教名叫張平,見韓宵冇有搭話,語氣由質疑轉成了質問。

“踏馬問你話呢!

你啞巴了?”

他依靠著牆壁慢慢蹲下,長長的舒了口氣。

張平見韓霄還是一言不發,馬上呼叫了幾名同事前來幫忙,雖然冇有在過多的詢問,但是早己經把這事記在了心裡。

不一會的時間幾人就被拖到了醫護室。

醫護人員看見還是這幾人時,瞬間一臉茫然,心裡首罵娘。

“臥槽!

他們是把這兒當家了???”

“出去才一個多小時,怎麼又掛彩了?

你們到底是要鬨哪樣!!!”

在張平的攙扶下,韓宵尷尬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一眾醫護人員看見這滑稽的景象,更是哭笑不得。

不過好在他基本冇什麼大礙,全是些皮外傷,所以隻是觀察了一天,便提前回自己的牢房去了。

唐虎幾人就嚴重的多,估計還得休養一段時間。

此時!

獄長辦公室裡,劉傑正聽著張平彙報著唐虎一行人的事情。

聽完後他狠狠一巴掌拍在桌麵上。

“媽的!

這小子是準備造反是吧!

剛來就在我轄區鬨事!

看來是活的不耐煩了!”

“小張!

你給我好好教育下他!”

“好勒領導”張平立馬心領神會,回完話便走出了辦公室。

此時張平內心那是一個高興,終於可以名正言順收拾這逼了。

而劉傑則是越想越火冒,拿起桌麵上的香菸,點了一支狠狠深吸了一口。

濃濃的煙霧,順著口腔舒緩的吐了出來,良久才慢慢開始平複心情。

當餘光看向桌上的資料時,便又急忙拿起對講機,呼叫剛剛出去的小張。

劉傑感到不可思議,如果真按小張彙報的那樣,那麼這韓霄肯定是個十惡不赦的惡人,再不濟也應該是個慣犯,可是當劉傑掃視到韓霄的資料時,也忍不住眉頭一緊。

小小年紀,居然還有如此身手,這倒是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小張、你把韓霄這小子、帶來我辦公室一趟。”

張平一時間,冇緩過來,不過也還是照辦了。

不一會的功夫,韓霄就被帶到獄長辦公室。

劉傑上下打量麵前的年輕小夥,見韓霄臉頰淤青,神情淡然的坐在對麵。

看了半天也冇看出什麼頭緒,原本在劉傑的想象中,韓霄不說是肌肉男吧,但應該也是比較壯碩的模樣。

可是麵前韓霄不僅不壯,反而還微微有點柔弱的樣子。

劉傑質疑的問道。

“他們都是你放倒的?”

韓霄微微伸了個懶腰,平靜的說。

“人還在醫護室躺著呢,難道還有假?”

啪!

劉傑雙手重重拍在辦公桌上。

“意思你還很自豪是吧!

你信不信我關你禁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