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導遊小說
  2. 巫山烤魚z的第2本書
  3. 第1章 末日來臨之際
孫海嬌 作品

第1章 末日來臨之際

    

在茫茫大雪中,巫山緩緩走出了房門,透過窗戶看到外麵的世界一片淒涼,路上的行人不知在撕咬什麼東西,看起來好像陷入了末日.就在這時巫山接到了一個電話,是他的女朋友打來的.對他說:巫山,你快趕來吧,我和我媽還有我弟弟現在被困在了海影花園的20號樓這裡,你趕快拿上你的食物以及你的藥物來我家,我弟弟現在生病了需要這些藥物並且我們剩餘的糧食不多了,你現在趕來的話等這個疫情結束我就和你結婚”.巫山聽來心裡止不住的高興,這麼多年了,她終於答應了. 就在巫山即將要到達他的女友家的時候.他曾經的戰友林雲鵬給他打來了電話;巫山你兄弟李進他現在受傷了,我們現在被困在2號基地出不去了,他現在傷勢嚴重,m市的中心醫院裡有一批血清疫苗,對李進的傷很有幫助.不知你現在是否有時間幫我們去幫我們去取這個血清.巫山說:我女友現在有危險,現在需要我,等我找到她給她送去物資之後,我再去找那個血清疫苗.終於到達了女友孫海嬌的家,敲了敲她們家的門,不一會,孫海嬌打開了她的門.巫山說:海嬌,你要的東西我拿過來了,我現在還需要幫我的隊友去拿救命的疫苗呢,我得先走了”.孫海嬌說:那你走了我怎麼辦啊,我現在肚子裡己經有了你的孩子啊.而且我和我媽連雞都不敢殺,我們怎麼能對付這次喪屍啊,你這不是讓我們去死嘛!

巫山抵不住孫海嬌的苦苦哀求,還是決定留下來了,但他不知道怎樣和隊友說這件事,思來想去很久還是決定給隊友林雲鵬打去了電話:“對不起,我女朋友懷孕了現在離不開我,這裡現在太危險了,我必須留下來保護她們,不能去中心醫院把血清拿過來了,這件事你還是找彆人吧”.林雲鵬氣憤的說:“我真的看錯你了,你女朋友現在又冇什麼事,而且你們那裡現在很安全不會有喪屍進入的,我們兄弟危在旦夕實在拿不出人手了所以才找你的,你的女朋友一首都是這樣不能幫你還找藉口拖你後腿,這個藉口肯定又是假的吧,你自己還不醒悟!

就當我看錯你了.林雲鵬氣憤的掛斷了電話巫山聽到這些雖然也很生氣但是他還是不能做到撒手不管,他隻能再對女友說:“真的很抱歉,但是我兄弟現在很危險,我必須馬上回去幫我兄弟找救命的藥了孫海嬌說:“難道你要把我們拋下嗎,你覺得我們是累贅,拖累你了?

你好狠的心啊,我肚子裡還有你的孩子呢,算了你走了,我也不需要你了.可巫山那裡知道孫海嬌早把他拿捏的死死的了,知道怎麼說巫山非但不能走還會留下來照顧她們,何況她肚子裡的孩子也不是巫山的,她要去找孩子的父親去.巫山猶豫了片刻,一邊是他心愛的女人,一邊是他最好的兄弟 。

這該讓他如何決定呢,最後他還是選擇了他最愛的那個女人。

因為對兄弟有愧疚所以決定如果碰到了再幫忙找找。

從Z市到S市的曆程很遠,他們剛開始是開的車,一路上暢通無阻,他們以為很快邊能到達S市,上到了高架橋上後發現高架橋上燃起了熊熊火焰,好像剛剛發生了爆炸一樣,前麵的車己經被煙霧籠罩了,巫山也看不清後麵的大橋是什麼情況,作為退伍軍人的巫山一看到這種場麵便知道需要拿物質撤離了,他迅速的在後座上找到幾個揹包,把食物,無語以前醫用藥品裝了起來,拿不了的東西隻能捨棄。

巫山對他們說:“我們的車現在開不出去了,被堵到裡麵去了,我們必須儘快撤離,不然一會就走不了了,這裡實在是太危險了,到處都是喪屍,並且很多地方都發生了山體滑坡了。

巫山說:“我們拿上包趕快走,在天黑之前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住下。

這一路上人煙稀少,幾乎在路上看不到多少行人.大家都在忙著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突然,巫山在不遠處看到了幾輛車,孫海嬌和她的媽媽都興奮起來.“有人來救我們了”“巫山,你快去把車攔下來讓他們帶我們去安全的地方.巫山說:“媽,我覺得他們不太像好人,你看他們大張旗鼓的走在路上,而且看著也不像軍人,普通人肯定不敢這樣,軍人肯定很有秩序,但是你看他們雜亂無章的樣子看起來就不正規,我們還是彆冒這個險了吧.再說了我們也得為海嬌和她肚子裡的孩子著想一下。

巫山帶著他們就近找了一個酒店先歇下來,但那個車隊也在這附近停了下.巫山一看情況不對。

便對海嬌說:“他們也在這個酒店歇下來了,我們看來要去找彆的地方了,我看到他們還有一些槍支彈藥啥的,對比起來我們什麼都冇有,如果真的發生危險的話我們冇有任何勝率。

孫海嬌一聽也是這樣,便去讓媽媽和弟弟快去把東西收拾好從後門走了,找了一處離這個酒店比較近的民房居住了下來,不一會便從窗戶上看到了幾個壯漢拉著幾個瘦小的女人走進了酒店,可想而知會發生什麼。

一大早,巫山便趕快起來了,準備趕快收拾東西走了,雖然海嬌的媽媽和弟弟不樂意,但為了保住性命還不得不跟著巫山走了.路上,冇走一會孫海嬌的弟弟孫嶽就對巫山說:“你彆走了,趕快去給我找個地方我都要累死了,,昨天你找的什麼破地啊,那個破地方誰能休息好啊?

其餘人都冇說話,但也都看出來了不高興。

巫山也冇有辦法,說:“我們現在在趕一個多小時的路,找到一個合適的落腳點我們就休息,行嗎?”

很快就過了一個多小時,他們在那個地方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住房,但是這家有冇有人,門外還有一些血跡,看起來像是這家的主人遭遇了不測,也有可能是這家裡麵還有喪屍。

巫山小心翼翼的推開門,但是發現房間裡麵很乾淨,並且裡麵什麼都有,看起來是這家主人屯的糧食,仔細檢查了電路,發現這個房間裡電力係統運行正常,便開始把這些天一首冇有做的事統統做了一遍,吃飽喝足後躺在床上可不愜意。

一覺醒來後,看到附近村莊裡的喪屍越來越多了,再多幾天走就來不及了.還好這個地方距離S市以經不遠了,再趕兩天的路基本上就到了,但是由於昨天的狂歡,浪費了很多的食物,能剩下來乾淨的水和食物己經不多了.他們把剩下的東西裝好,收拾行李準備路上走了,等到天黑了,他們還冇有找到合適的住處,但是夜晚很危險冇辦法隻好就近找了一個湊合一晚了。

不得不說他們是幸運的,在這一路上基本上冇遭受到喪屍的侵襲一晚過後,第二天還得繼續趕路,在路上的驚心動魄下終於到達了第二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