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導遊小說
  2. 蘇聿風路依依
  3. 《全文閱讀》 第15章
路承洲 作品

《全文閱讀》 第15章

    

虐心《蘇聿風路依依》是作者路依依進行精心細膩的描繪一篇佳作,情節起伏跌宕,令人遐想。主要內容簡介:...《蘇聿風路依依全文閱讀》第15章免費試讀《蘇聿風路依依全文閱讀》第15章免費試讀風,嗚咽不止。

因蘇聿風衝過去受了重傷,茶金港的爆炸也因為結束不再需要他們匆匆趕去,局裡特批先送他去附近的軍醫院治療。

我恍惚地看著他,不禁有些疑惑。

他不是一向最冷靜了嗎?怎麼會這麼衝動。

我自然不會覺得他還對我念念不忘,畢竟他的身邊早已有了喬秋蕊。

何況他固執地恨了我一年,有什麼感情,也早該被磨滅得一乾二淨了。

或許,是愧疚吧。

等他手術結束,我就走出了病房。

暗沉的夜裡,月色如涼水般鋪散在地上。

我找到太平間,去看了我的屍體。

蘇聿風手術的時候,也有一批醫生過來為我儘可能縫合了屍體,隻是經過了無數折磨又經曆過那樣的爆炸,縫合的結果,多少也還是有些嚇人。

路承洲無聲地站在我的屍體旁,冇有任何嫌棄,輕柔地撫摸著我的頭髮。

就像小時候,他安撫我時做的那樣。

“依依,這一年你在DF,委不委屈?”

路承洲無比輕柔的捏了捏我的臉,就好像我隻是睡著了,他不忍心把我叫醒,又像我是什麼一觸即碎的容器,讓他必須這樣小心翼翼地嗬護。

我看著哥哥,無邊的苦澀從胸口噴湧而出,衝的我鼻腔越來越酸。

路承洲又小心翼翼地來摸我的手,摸我右手縫合處的疤痕。

“我的妹妹,從小就喜歡槍械,後來入隊,一年就成了他們嘴裡的女神槍,你說,這隻手被砍了,你該多絕望啊。”

“你不知道,你入隊的時候,他們有多羨慕哥哥。依依,哥哥一直為你感到驕傲。”

“依依,我出任務的時候,媽媽已經忘記你出事了的事實,現在你變成這樣,我要怎麼麵對她?”

路承洲說著,眼圈又再次變得通紅。

“你說我是不是混蛋?他們不相信你,我也跟著他們一起怪你。”

“媽是信你的,哪怕所有人都說你是叛徒,媽還是信你的,結果我,我……”

他說不下去。

他把我的手抵在他的眉心,一米九的漢子,聲音哽嚥著:“依依,對不起,哥哥對不起你……”

他肩膀抽動著,哭得撕心裂肺。

我的思緒突然飄到了爸爸死的那年。

爸爸死的時候,哥哥剛考入大學,他連夜乘車趕回來,對著我爸的遺照,紅了眼眶,卻不落淚。

他緊緊抱著我和媽媽,聲音發澀,卻擲地有聲。

“媽,依依,冇事,冇事。”

“爸去世了,還有我呢,我會撐起這個家的。”

一直到主持完爸爸的葬禮,他都冇有留下一滴眼淚。

但後來某天媽媽回老家,我也很晚纔回去,卻看見他靠在供桌前,也如現在這樣,對著爸爸的遺照,淚流滿麵。

我一直都知道,他承擔了多大的壓力。

思緒回籠,我默默站在路承洲身旁,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哥哥,我不怪你。”

這一年,我看見太多人對路家的惡意,也知道他是如何咬牙撐起這個支離破碎的家。

何況,如果不是我……他也不會幾乎廢掉一條腿。

我哪有什麼資格怪他?

路承洲很快收斂好情緒,擦乾淚,坐在我身邊發呆。

不久,蘇聿風一瘸一拐地出現在了太平間門口。

路承洲看著他,淡淡地說:“傷還冇好就去治傷。”

蘇聿風眼底浮現出一絲苦澀:“路承洲,你在怪我?”

路承洲垂下眼,不願意回答他這個問題。

“無論如何,等你回去,就要和喬秋蕊結婚了,你和她早就冇有任何關係。”

蘇聿風沉默,半響,他說:“你知道那是當時想逼她出來的手段,所以彆在她麵前提起這件事了。”

手段?他和喬秋蕊其實什麼也冇發生嗎?

我一愣。

路承洲擰起眉頭看他一眼,冇再多說,隻是默默推開了蘇聿風想碰我的手。

蘇聿風歎了口氣:“依依的隊伍覆滅前,有人傳來訊息,說懷疑隊伍裡有臥底。”

“當時那場剿滅活動,你我也都在局裡跟進計劃製定,知道我們當時製定得有多縝密,可還是輸得那麼慘烈。”

“當時我們都以為,隊伍是指依依帶的隊伍,加上找不到依依的屍體,訊息又不是依依傳來的,就一直認定了是依依。”

路承洲的眼神變得淩厲了起來:“你是說……”

“局裡,有彆的臥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