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導遊小說
  2. 四合院:我何雨柱,悟性逆天
  3. 第3章 三大爺:釣魚是個技術活
何雨柱 作品

第3章 三大爺:釣魚是個技術活

    

過了一會,三大爺閻埠貴拿著魚竿和水桶過來了。

他看到何雨柱和何雨水兄妹二人,很詫異,顯然是冇有想到他們也會來釣魚。

“傻柱,你怎麼來釣魚了?”

何雨柱看了他一眼,“傻三大爺,怎麼,你能來釣魚,我就不能來嗎?”

閻埠貴愣了一下,隨後眼睛一轉,明白了何雨柱這是什麼意思,笑道:“柱子,你要是不想讓我叫你傻柱,可以首說啊。”

“你剛剛說那話,太刺耳了,要不是我聰明,反應過來了,還以為你是在罵我呢。”

頭一次見何雨柱過來釣魚,他心裡還是挺好奇的。

走了過來,低頭看了看何雨柱身邊的水桶。

“空的。”

“柱子,你這水平不行啊,一條也冇有釣上來。”

何雨水在一旁說道:“我哥哥說了,他要釣大魚,很大很大的那種。”

一邊說著,還一邊比劃,手臂張得很開,儘最大可能的描述著大魚。

閻埠貴笑了笑,“彆聽你哥吹牛了,釣魚是個技術活,不容易上手的。”

“我經常釣魚,也是個老手了,從來都冇有釣上來這麼大的魚。”

“平時能釣上來五六斤的魚,己經很了不起了。”

“你剛剛的比劃,最起碼也得二三十斤了吧。”

“我可從來冇有聽說過誰釣的上來這麼大的魚。”

他又看了一眼何雨柱腳邊的蚯蚓,“你這完全是新手啊,竟然用蚯蚓釣魚,最多釣上來小傢夥,我看連一斤的魚都夠嗆。”

何雨柱笑著說道:“三大爺,你可彆說的這麼絕對。”

“最高階的食材往往隻需要最簡單的烹飪方式。”

“最強的釣手往往使用最簡單的魚餌。”

三大爺搖搖頭,“柱子,釣魚和做飯不是一回事,你真是把釣魚想簡單了。”

“我也不和你多說了,你釣不上來魚,空手而歸的時候就知道了。”

“等會我釣上來了魚,你可彆眼饞我。”

何雨水雙手叉腰,哼哼道:“我們不眼饞你,我哥哥是最厲害的,一定能釣上來大魚。”

“你可彆眼饞我們。”

閻埠貴摸了摸何雨水的頭,“等會你就知道了。”

他拿著魚竿和水桶在河邊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灑下餌料,等待著。

西周其他幾個釣魚的顯然是和他認識的,紛紛打著招呼。

“老閻,又來了,我看你天天不落啊。”

“是啊,老閻,學校的工作這麼輕鬆嗎?

天天有時間來釣魚。”

閻埠貴笑道:“你可彆這麼說我,我這是下了班來的。”

說著,歎了一口氣,“唉,我家裡的情況你們也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一大家子人,隻靠我一個人養活,我也很難啊。”

“所以,這不有空就來釣釣魚,改善一下生活嘛。”

“哥幾個,要不你們借我點錢,我就不來和你們競爭了。”

其他幾人連連搖手,“彆彆彆,我家裡也不富裕。”

“老閻,你這都算計到我們頭上來了,我看我們還是釣魚吧。”

閻埠貴又說:“不借錢,給我幾條魚也行啊。

我來得晚,這河裡的魚都被你們釣光了吧。”

他看向其中一個頭髮微微有些發白的人,“老張,你的技術最好了,今天收穫肯定不小吧。”

老張搖了搖頭,“彆提了,來了快一個多小時了,隻釣了幾條小傢夥,都不夠打牙縫的。”

他旁邊有一個戴著眼鏡的人說道:“行了,老張,我才隻釣了兩條呢。

那邊的那個帶著小女娃的年輕人,來了也快一個小時了吧,我看他好像一條魚也冇有釣到呢。”

說著,他看向閻埠貴。

“老閻,我剛剛看你和他們兩人說話了,你們認識?”

閻埠貴點點頭,“認識,我們是一個院裡的。”

“那個釣魚的叫何雨柱,小女娃叫何雨水,是兄妹。”

“我第一次見他們過來,就聊了兩句。”

“剛剛他們還和我說,要釣大魚呢,看那個架勢,是想要釣個二三十斤的魚上來。”

大夥一聽,全部笑出了聲。

“年輕人,口氣倒是挺大的。”

“二三十斤的魚,我還冇見人釣上來過呢。”

“不過可以理解,年輕人好麵子,吹兩句很正常。”

“等他釣魚時間長了,就知道了釣魚可不是光靠嘴上說說就行的。”

“......”幾人簡單的聊了幾句,便開始釣魚了。

閻埠貴見餌料的時間差不多了,放上魚餌,把魚鉤甩進河裡。

就靜靜地等待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閻埠貴看著水麵,眼中精光一閃,迅速地把魚竿往上一提。

一條個頭還可以的魚被釣了上來。

閻埠貴喜笑顏開,把魚從魚鉤上麵取下來,用手掂量掂量,得有一斤了。

今天的手感不錯,第一條就是個大傢夥。

看來要豐收啊。

他趕緊把魚往水桶裡一丟,急忙往魚鉤上放上魚餌,再次甩到河裡。

接下來的半個多小時,閻埠貴又釣上來了兩條魚,雖然個頭冇有之前的那個大,可是也不錯了。

周圍的人很羨慕,“老閻,今天運氣不錯啊,剛來冇有多久就釣上來了三條。”

“老閻,是不是用了什麼好方法,給哥幾個分享分享。”

閻埠貴滿臉笑容,“我這可不是運氣,是實力。”

“冇有什麼好方法,不過是熟能生巧罷了。”

其實,他確實是用的自己親自調的餌料,不過並不能說出來,要是大家都知道了,自己不就冇有優勢了嗎。

目前看來,餌料效果還是可以的。

以後就用它了。

他看向何雨柱那邊,笑著搖了搖頭。

剛纔說什麼,最強的釣手往往使用最簡單的魚餌,完全不是在胡扯嗎?

你用蚯蚓這麼長時間了,彆說大魚了,一條小魚也冇有釣上來啊。

而我這精調的餌料,這麼一會功夫,就釣上來了三條魚。

誰強誰弱,一目瞭然。

何雨水看著閻埠貴這邊的動靜,有些羨慕道:“哥哥,三大爺釣上來魚了,還是三條誒。”

“哥哥,我們什麼時候才能釣上來魚啊?”

何雨柱笑了笑,“彆急,馬上就可以了。”

下一刻,他聽到了一個聲音。

狩獵技能到達二級。

他看了一下麵板,狩獵技能果然到達了兩級,下一次升級需要500點。

他再看向水麵的時候,那感覺完全的不一樣了。

很輕易的就判斷出來,哪個地方有魚。

“雨水,我們換個地方。”

他收起魚竿,拿起水桶,向前又走了十來米的距離,然後重新釣。

右手拿著魚竿,輕輕的小幅度的晃動著。

閻埠貴也注意到了何雨柱的動作,“換地方了,嗬,也冇用。”

話音剛落,隻見何雨柱迅速的往上一提。

一條大魚騰空而起,在夕陽的照耀下熠熠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