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導遊小說
  2. 炮灰的抓馬人生,賤命一條就是乾
  3. 第3章 大小姐的作死日常003
尤妮佳 作品

第3章 大小姐的作死日常003

    

尤妮佳是在醫務室醒來的,她剛睜開眼睛就見一個黑影撲到她麵前:“姐姐,對不起,要不是我,你也不會中暑暈倒的,都怪我,都怪我不好。”

說完便抬起手要扇自己巴掌,被李成宇攔了下來。

李成宇一臉心疼的看著她,“芊芊,不是你的錯,她自己身體不好,不好好養病,反而到處亂跑,跟你沒關係的,你不用自責。”

轉頭又看向尤妮佳,眼裡帶著不滿:“芊芊在你冇醒來的時候一首都很自責,你暈倒的事情跟她沒關係的,你不要想用這件事情來讓她愧疚。”

“對啊,對啊……”“對啊,芊芊姐,你纔不用給她道歉呢,你快起來,她自己身體不好還到處亂跑,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的。”

旁邊站著的眾人開口說道,嘰嘰喳喳的,尤妮佳覺得吵。

環顧了一週後發現,她真的是處於孤立無援的絕境啊。

校醫室裡裡外外的圍個水泄不通,但是這些人不是尤芊的朋友就是她的迷弟迷妹還有她那個未婚夫顧程錦也站在人群中。

人群好不容易安靜下來後,尤芊一副委屈但是我很堅強的樣子又開口說道:“你們彆怪姐姐,她隻是身體不好,她也不是故意的。”

三個女人一台戲,嗯,你一個人也可以說一台戲的。

尤妮佳見女主一臉期待的看著她,要她道歉的樣子慢慢開口說道:“我好像還冇說什麼吧?”

“我剛醒就給我上這麼大的一場戲不太好吧?”

她也不知道這身體能破成這樣啊,想當年她稱霸世界的時候誰不得叫她一聲佳姐,一朝穿越成病秧子了,吵個架都能把自己氣暈了。

[宿主,再次糾正一下哦,你不是氣暈倒,你是中暑暈倒的。

]係統33無奈的在腦海裡提醒道。

“姐姐………”眼看尤芊又要開始說話,尤妮佳提前打斷了她,聲音沉穩:“我記得是你在外麵到處傳我死了的事吧?”

眾人一皆是一愣,尤芊是養女的事情,學校裡的不少同學都知道,但是她頗的尤家父母喜愛,甚至還來給她開過幾次家長會的事情他們也是知道不少的。

但是尤家一首有個正兒八經的千金大小姐,這個也是京圈裡麪人人知道的事,隻是都在傳這位大小姐病重恐怕不行了,再加上尤妮佳消失的幾年裡基本上冇露過麵,所以很多人都把尤芊當成尤家唯一的小姐來看待的。

而且就在尤妮佳暈倒的時候,學校便立即通知了尤家。

看到學校的反應還有那個尤家楊管家著急忙慌的趕來一口一個我家大小姐喊得著急的時候,她都身份就己經被眾人知曉了。

尤芊一臉委屈眼角掛著兩顆晶瑩剔透的水珠要落不落的,惹得眾人心疼不己。

“對不起姐姐,這個不是我說的,真的不是我傳的,我每天都祈禱希望姐姐能早日康複的,我怎麼會如此詛咒姐姐你啊?”

她話音剛落便又有一道聲音:“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識好歹,你生病的這些年裡一首都是芊芊姐在照顧你爸媽,哄你爸媽開心,你不給芊芊姐道謝就算了,你還欺負她,難怪你有病。”

隻見她越說越得勁,恨不得現在就壓著尤妮佳跟尤芊磕三個頭。

我記得這聲音的主人,是操場上那個少女,叫葉雅麗。

係統33還在腦海裡給尤妮佳講解這本小說的故事,這個葉雅麗也是一個炮灰角色。

葉雅麗雖然家勢不如尤家家大勢大,但是也不是什麼小門小戶的,為人嬌縱跋扈。

儼然在這所學校混成了校霸,在這學校裡作威作福,除了原主的那個未婚夫冇被嘴過以外,就連剛入學的尤芊也被她嘴過欺負過。

但是後麵不知道是女主光環還是什麼因素,這個葉雅麗成了尤芊的迷妹了。

後麵就是跟著尤芊與原主作對,把原主乾廢後又因為自己喜歡的男神是尤芊的舔狗後愛而不得,跟尤芊反目成仇,落得個家破人亡的結局。

總之就是跟女主沾邊的都冇什麼好下場,跟女主搶男人的也冇啥好下場就行了。

尤妮佳看著少女,緩慢的撐著身體坐起來:“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我家裡麵保姆無數,我父母根本不需要她的照顧,相反她占用我的位置,享受了高等的教育和資源,才能認識你們這些朋友,她難道不應該跪下感謝我嗎?”

“也不對,你們都應該下跪感謝我,要不是我生病了,你們哪有這個機會接觸到這麼善解人意的她啊,說起來你們所有人都得謝謝我呢。”

尤妮佳嘴角含著笑,朝著眾人說道,她聲音不大,但是在場的人都能聽清楚她在說什麼。

葉雅麗一臉怒氣的衝著尤妮佳說道:“你彆給臉不要臉,本小姐讓你給芊芊姐道歉是看在你好歹是她姐姐的份上,芊芊姐會在意你的身體,本小姐可不會。”

說完便哼了一聲,在這所學校還冇有她怕的人。

而且尤芊是受尤家父母喜愛的,尤妮佳都在醫院待了三年了跟她的父母感情肯定是不如尤芊的。

尤妮佳挑眉,嘴角含笑,聲音溫柔:“你過來一些。”

葉雅麗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見尤妮佳冇有剛剛那副囂張的模樣,以為是怕了自己,不屑的說道:“你讓本小姐過去就過去啊,你什麼身份!”

尤妮佳見她不為所動,嘴角帶著笑意:“你過來一下,我想向你道歉。”

葉雅麗見她笑吟吟的模樣,不自覺的就邁出一步向尤妮佳靠近。

‘啪’聲音響亮。

眾人沉默。

葉雅麗捂著臉猛的後退了好幾步,不可置信的盯著尤妮佳,話語從牙齒縫裡一個一個的往外冒:“你,居,然,敢,打,本,小,姐!!!”

尤妮佳揉了揉手腕,這一巴掌冇有打李成宇的那一巴掌重,隻是聽著聲音響,就連指印都冇有。

若是仔細看李成宇的臉上,還能看到淡淡的紅印。

“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怎麼冇打聽清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