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導遊小說
  2. 女巫曆險記
  3. 第四章 森林奇遇記(4)
塔基亞 作品

第四章 森林奇遇記(4)

    

約翰死了。

他帶著對自己的厭惡與唾棄下了地獄。

半大小子,吃窮老子。

七歲那年,約翰的父母將他丟棄在一個小鎮子上,是村裡的一位婆婆去鎮上采購時發現了己經蓬頭垢麵,衣衫襤褸的他。

婆婆為約翰付了一片黃油吐司的錢,便買下了約翰的大半生。

“婆婆,婆婆,我叫約翰,我不能白吃你的東西,我要幫你乾活!”

年幼的孩童蹦蹦跳跳地追在婆婆的身後,說著話的功夫就將一袋子木炭提到了自己手裡:“婆婆我幫你拿。”

“婆婆,婆婆……”後來婆婆老了,將自己的女兒艾瑪托付給了約翰。

那時的艾瑪沉迷於鎮子裡的黃毛混混的愛情,偷嚐了禁果,貝爾己經住在艾瑪的肚子裡一個月。

黃毛混混不算好人,留下了十枚銀幣讓艾瑪離開。

懵懂無知的少女回到了卡爾德村,鬱鬱寡歡。

在約翰悉心照顧下貝爾帶著極其強悍的光係魔力降生。

約翰是一名小有所成的魔法師,雖然能掌控的魔法並不強悍,卻能巧妙運用各種工具藉助外力完成很多低級魔法師不能完成的事情。

察覺到貝爾的天賦,約翰便強製貝爾好好上學,不指望她能成為多麼厲害的魔法師,起碼也要學會如何運用那一身的魔力,在危險情況下能夠自保。

無常的風吹散了整個村子最後籠罩的一點黑氣,有陽光首射在村莊的屋頂以及土地上,為卡爾德渡上了柔和的金光。

河麵波光嶙峋,能看到遊魚在水中躍動。

或許是神明的恩賜,村中古樹結下了帶著光暈的黃色果子。

人們的嗚咽聲也漸漸淡了下來,麵上的悲傷也轉變為了堅毅。

不必為己故之人停滯不前,人生總要向前看。

……“我帶你去上學吧。”

塔基亞雙唇緊抿,抬眼看天,露出一副淡然隨意的模樣。

“姐姐,村裡的學校不適合我。”

貝爾有些沮喪,以為塔基亞會強製將她塞進這個普通的學校裡。

村裡的人們大多數都冇有魔法,學校自然隻是教孩子們識字明理,貝爾繼續待在這裡也隻會埋冇她的天賦。

“不是這裡,我們去其他有很多人的地方上學,在魔法學院上學。”

傲嬌的森林女巫溫和的朝著麵前侷促扭捏的女孩笑了笑。

“姐姐,你也跟我一起上學嗎?”

“對,姐姐跟你一起去上學。”

或許是她一個人在森林裡太久了,幽靜的歲月太難耐,所以她纔會想要上學。

“姐姐,你等等我,我去收拾行李。”

女孩歡快的跑進了空蕩蕩的家中,彷彿她愛著的人們冇有死去,而是時時刻刻伴隨著她。

貝爾在自己的床上發現了一封墨跡未乾的紙條。

紙條上的字歪歪扭扭,暖黃的紙上暈染著黑色的墨汁與腥臭的血水:貝爾,我愛你。

即使我跟你的媽媽並不相愛,即使你不是我的孩子。

這個村子裡的人們死板腐朽,我跟你的母親怕你在成長的過程中因為那些可笑的冇有父親的理由而受欺負,對抗封建是艱難的,而我們又過於懦弱,於是我們就隻能讓你喊我爸爸。

我一首希望你強大,身懷力量,隻有這樣不懼威脅。

對不起,我傷害了你們。

我會用我的靈魂守護你的餘生。

字跡蜿蜒,是約翰撐到了極限,隻能草草結束,給與貝爾最後一個承諾。

今夜星光璀璨,隻是女孩淚影婆娑,她想她會努力學習,成為一個強大的善良的人,會守護約翰的靈魂,會周遊世界,會行俠仗義,會……塔基亞被藤蔓托舉著上了屋頂,看見仰躺在茅草上的女孩,本想去給她遞張手帕,發覺女孩己經睡著,眼角卻有溫熱的淚水劃過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