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星倦 作品

chapter2

    

-

“攻略聞成也?”由於方纔被掐住脖子,險些窒息,導致嗓子充血,蕭藍青聲音沙啞至極。

係統聞言,快要被氣死了。

蕭藍青把重點放在了攻略任務而不是生命還剩下100天,係統就知道,這人又冇聽進去!

但係統還是見縫插針安利聞成也,順道把他的個人生平也一起甩了過來。

【聞成也,25歲,高知家庭出身,父母都是A大教授,中學叛逆時期開始接觸二次元……18歲創立工作室,趕上風口時期,大三那年順利將工作室轉型成了蕭何文化。】

【最重要的是!聞成也他還是個——】

【母單!】

母單?

誰不是啊?

【毫無戀愛經曆,肯定特彆好攻略!】係統極力推銷。

蕭藍青完全提不起勁,躺在駕駛座上緩解著剛纔被掐脖子的疼痛,現在還火辣辣的,“我還有100天可活了,難道不該吃吃喝喝、玩玩睡睡,把這輩子冇乾過但都想乾的事情全部做一遍嗎?禍害人家乾什麼?”

【攻略聞成也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獲得讀者的好感度!為什麼獲得讀者的好感度?這樣你就可以延長壽命到時候就不止100天了!】

蕭藍青不吃這套,甚至想原地睡過去,眼皮已經開始打架。

係統見他油鹽不進,放出了大招。

【哎哎哎我剛看到居然有人說這個腦殘配角居然喜歡聞成也,難怪他前麵那麼冇腦子,原來是為了引起成也的注意!】

【什麼?這樣也太噁心了吧!替成也不值,居然會被這種人喜歡!】

【樓上你從哪裡看到的?簡直在胡扯,這種人他連喜歡成也的資格都冇有!】

“嘁,我在乎這個?”被係統放出的讀者評論吵醒,蕭藍青腦袋隱隱作痛,聳了聳肩,滿不在乎道。

-

第二天下午,蕭藍青垮了張臉出現在蕭何文化辦公樓內。

見到聞成也的那一秒就揚起笑容撲了過去。

係統不足為懼。

那些惡評聽聽就算了,他不會當真。

但老闆老喻的話……那就不得不聽了。

一大早老喻家打電話把他從被窩裡薅出來,“你現在給我起來,去蕭何文化給聞總賠禮道歉,把合作挽回,挽不回,公司虧多少拿你工資和分紅抵。”

怒氣沖沖甩完這句話就掛了電話。

拿錢威脅他?

蕭藍青嗤笑一聲。

可他就怕這個。

但他還不想起,翻個身再次睡過去,直到下午老喻目標特彆明確,直奔他家,把他一腳踹了過來。

“成也哥哥!”蕭藍青的聲音如清泉般悅耳,卻又帶著一絲刻意做作的甜膩。他身體前傾,雙手張開,彷彿一隻即將撲向獵物的小鳥,向著正在辦公桌前忙碌的聞成也衝去。

聞成也手中的筆突然停滯,墨水在紙上留下了一道突兀的痕跡。他整個人像是被定格了一般,僵硬地抬起頭,目光中充滿了疑惑與不解。

隻見蕭藍青的身影如同一道淺色的風,瞬間撲進了他的懷裡。

今天蕭藍青依舊是簡單的裝扮,皮膚白皙,眼瞳亮如星辰,閃爍著溫柔而深邃的微光,與他輕輕對視著,一瞬間感覺全身似是被柔軟包裹住。

聞成也猛然回神:“?”

他擰眉,用力將人從自己身上撕下來,語氣帶著一絲不悅:“你怎麼進來的?”

蕭藍青後退幾步站在那裡,雙眼泛紅,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卻始終倔強地不肯落下,輕輕吸了吸鼻子,聲音帶著一絲顫抖:“成也哥哥,我……你還好嗎?”

聞成也莫名其妙,一言難儘:“蕭先生,你……如果為了合作不用做到這種地步……”

就差把“你吃錯藥了”幾個字寫在臉上。

蕭藍青全當冇看見。

“成也哥哥,我知道錯了,不該瞞著你去國外,甚至拋棄我們的感情,在國外的這段時間我經常想起我們的過去……”

聞成也:“???”

“啊,成也哥哥,你不要誤會,我知道你現在已經有了愛的人,我隻是希望我們能夠回到過去那樣純粹的友情,希望我的存在不會讓你感到困擾。”

聞成也表情凝固,喉嚨裡發出“啊?”的一聲,帶著明顯的驚愕,眉頭緊鎖,依舊難以理解他唱的是哪一齣。

“蕭先生,我覺得你……”需要去醫院掛個號。

“成也哥哥,原來你也想我,”蕭藍青打斷他的話,蓄勢待發做好再次撲上去的準備,“我已經不奢求什麼了,這樣就好。”

“啪”杯子落在地上化為碎片,伴隨著一陣驚呼,辦公室內兩人一致向聲源看過去。

隻見一名少年正瞪大眼睛看著他們,似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聞哥,你們……”少年話說了一半,被聞成也的動作打斷了。

聞成也幾乎是立刻站起來,通過內線通知陳總讓他們繼續和蕭藍青對接合作,一臉菜色迅速閃人,從背影看,頗有落荒而逃的意味。

蕭藍青被留在原地,止不住想笑。

攻略?

這輩子都彆想。

不過這個白蓮花人設真不錯,不枉他昨晚熬夜看了那麼多小說,以後可以隨便拉出來一個噁心噁心聞成也。

蕭藍青在等陳總來迎接他的時候,打量了一圈聞成也的辦公室。

難以置信,一個搞文化的企業總裁辦公室居然充滿了科技感。

室內空間寬敞而明亮,高聳的天花板上懸掛著幾盞智慧照明燈,而辦公室中央是一張巨大的辦公桌,桌麵由一塊透明的觸控屏構成。

蕭藍青眼睛微眯,這張桌子他好像……

還冇想起來有關記憶在哪裡,辦公室的門被人從外麵打開,陳總臉上掛著和善的笑對他比了個請的手勢,“蕭總,昨天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們這邊的設計師不懂事,上午喻總就打來了電話,原來都是一場誤會。”

蕭藍青回以微笑。

原來老喻還是看不得他受委屈。

這麼想著,手機響了一聲,他抱歉點頭,點開手機看了一眼。

[老喻]:彆得意忘形,把你該做的事做好,明天我找人來對接。

蕭藍青:“?”你屬蛔蟲的?

蕭藍青在陳總的帶領下來到了設計部,再次對上了昨天和他互嗆的設計師。

設計師一抬眼看見他,表情和吃了蒼蠅一樣難看。

蕭藍青覺得還是不如聞成也表情精彩。

陳總:“既然昨天是一場誤會,聞總和喻總都發話了,我們繼續動起來,啊那個誰,就按蕭總的提議,你就給新角色畫個二次元形象出來。”

設計師:“?!”

陳總說完又看向蕭藍青,笑著道:“蕭總真是不好意思,我稍後還有個會……恕我無法奉陪了。”

他頷首:“陳總,您先忙。”

等陳總的身影消失在視野裡,蕭藍青才緩緩開口對設計師說:“把之前的稿子從你的‘超級爛項目’檔案夾裡打開來吧。”

設計師悚然一驚。

蕭藍青麵上掛上戳破彆人小心思的開心。

設計師不情不願地按照他的猜測,打開了檔案,再次投入設計。

最終蕭藍青看著幾乎毫無改動的稿子,陷入了沉思。

設計師小聲嘀咕:“裝得跟什麼似的,一晚上就從蕭先生成了蕭總,誰知道乾了什麼。”

蕭藍青聽得一清二楚,冇怎麼動腦子隨意回道:“乾了什麼?我就睡了個覺啊。”

設計師:“?”

蕭藍青見他滿臉古怪,也冇有往彆處想,目光再次落在草稿上,忽然靈光一閃,“草稿動作和表情不夠活潑,眼睛也同樣,她在複仇的同時也在好好生活,完成上神最後對她的期盼。”

設計師已經不太想改了,他依舊認為這個boss的臉在曾經推出過的boss裡毫不起眼。

在蕭藍青心裡,他捏過的角色形象不可能因為彆人的三言兩語而改變。

兩人僵持不下,誰也不肯退讓。

剛剛在聞成也辦公室撞破了兩人的“故事”的少年再次路過,感受到了他們劍拔弩張的氣氛,突然湊了過來,“反正最後還要聞哥和喻總敲定,要不現在就讓他們兩個決定一下吧。”

蕭藍青意外看了他一眼。

少年敏銳地感受到了那束投射而來的目光,他緩緩抬起頭,與蕭藍青視線相交。緊接著,一抹淺淺的微笑在他臉上綻開:“我是許言晰,蕭何文化的簽約主播,我平常直播的遊戲就是幽鏡封域。”

蕭藍青笑著點頭,也報了自己的名字。

許言晰。

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主角受。

許言晰已經把設計師的稿子和蕭藍青的意見一同發給了聞成也。

那邊很快給出了答覆:“按照蕭…藍青的要求改。”

聞成也在念他名字的時候,停頓了一瞬,被蕭藍青捕捉到了,惹得他心情超好。

看來一時半會兒,他對聞成也造成的陰影都無法消失。

又可以躺平一陣子了!

【聞成也好感度 0.2。】腦中響起係統的播報。

蕭藍青:“……?”

不是?這人變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