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張有顆半青橙 作品

第9章 初入蘇城

    

-

“肖道友,快看,那邊似乎是有一座城。”驚喜而明亮的目光,越過雲層,遙遙望去,古城的街道彎彎曲曲,兩旁青瓦白牆,城中河道縱橫交錯,彷彿一幅江南水鄉的畫卷。

“肖道友,我們下去看看吧。”林邈朝著古城的方向禦劍而去。肖琰緊跟其後。

林邈和肖琰來到城門,大門上的石磚經過風吹日曬,已經變得斑駁陸離。

城門之上有一個巨大的石碑,龍飛鳳舞地寫著兩個大字“蘇城”。

進入古城,城中的青石鋪就的街道蜿蜒狹窄,小橋流水,河流從街道旁流過,宛如一條條銀色的絲帶,在陽光下泛著瑩瑩光芒。

小舟從河邊泛過,劃破水麵留下細細波紋,撥動河中蓮葉搖曳,撩起根根垂柳婆娑,引得魚驚四散。

白牆黛瓦的房屋臨水而建,錯落有致。人們或是在屋簷下納涼,或是坐在橋頭談天,或者是在河邊洗衣,臉上滿是安逸和閒適。門前屋後,孩子們追逐打鬨,一片歡聲笑語。

林邈用傳訊鈴遞了訊息:“大師兄、二師兄、師姐,我和肖道友現在在蘇城,這裡風景十分秀美,你們要過來嗎?”

賀清婉清脆的聲音傳來:“好啊,大師兄走錯了路,我們恐要耽誤些時間才能到。”

蕭逸情從容不迫道:“好,小師妹先逛,師兄稍後就到。”

古城的一角有一個市集,市集上琳琅滿目的商品,陶瓷瓦罐、手工編織的竹籃、精美的繡品還有一些當地的傳統美食。

看見一個攤位上擺滿了形態各異的泥人,林邈一下子來了興致,她拉著肖琰來到小攤兒前。有的泥人身材魁梧,肌肉分明,顯得壯碩有力;有的是女子的模樣,身形纖細,儘顯優雅柔美之態。

泥人的麵部表情也各不相同,有的眼神堅定,不苟言笑;有的則雙目含笑,嘴角微揚,一副溫婉可親的樣子。

林邈一眼便看中了一個泥人,泥人是個男子的形態,他穿著一身黑衣,臉上冇有一絲表情,看起來一副淡淡然的樣子。

她將泥人拿起,擱在肖琰的臉旁,比對了起來,又將它麵對的肖琰。泥人隨著自己的動作擺動,林邈露出俏皮的一笑:“肖道友,你看,這個泥人超像你的。”

肖琰無聲地抿了抿唇,顯得有些不自在。

林邈又挑中了一個女子的泥人,兩個泥人並排放在手中,她用手肘輕輕拱了一下肖琰,說:“肖道友,這個呢?不能說是毫無關係,簡直跟我一模一樣。”

說完,她還照著泥人的動作,一手掩麵,做出含羞嬌姹的樣子。

“好,買了。”說著,她將泥人擱在攤麵上,掏出錢袋,毫不猶豫就付錢,將兩個泥人都買了下來。

她遞出那個男子的泥人,送到肖琰麵前,盈盈一笑:“肖道友,喏,送你的。”

除了出發前的儲物袋,這是第二次收到她的禮物了。肖琰接過泥人,心中止不住的竊喜,好似任何珍寶在這泥人麵前都黯然失了顏色,自己隻願守得這一個。

他低頭睨她,彷彿這世間隻剩這一抹淡粉,她冇有看他,隻是用指尖輕拂在泥人的腦殼上,金光灑在她的側臉,越發顯得耀眼。

林邈看見樹蔭下有個鬚髮蒼白的老人,他穿著一身古素的長袍,臉上佈滿了溝壑,一雙深陷的眼睛滿是憂鬱。

林邈走近了檢視,老人麵前是一個小攤兒,攤麵上紮著許多小洞,一根根竹簽串著鮮豔的糖葫蘆插在小洞上。

糖葫蘆由一個個新鮮的果子串起,紅的、黃的、綠的、紫的,各種各樣。晶瑩剔透的糖衣包裹在表麵,在陽光下泛著光。

由於是夏季,日頭漸高,糖衣有些融化滴落,形成一根根清晰可見的糖絲,如同細密的線條,在微風中輕顫。

“老伯,您這個糖葫蘆是怎麼賣的?”林邈笑著詢問。

“姑娘,糖葫蘆三文錢一串。”老人笑吟吟地說道。

“好的,是隨便什麼口味嗎?那我要兩串。”林邈盯著糖葫蘆繼續問道。

老人看著眼前的女子,詢問:“是的,姑娘,你看你喜歡什麼,我便給你取。”

林邈豎起兩根手指:“那我要山楂和葡萄的兩串。”

給出六文錢,林邈接過糖葫蘆,看肖琰愣在了原地,她遞出一串葡萄的糖葫蘆,在他眼前晃了一晃,說:“肖道友,給。”

“多謝。”肖琰接過糖葫蘆,一顆顆紫色的葡萄圓潤飽滿,糖衣是透明的紅色,還散發的甜甜的香氣。

肖琰從未嘗過這種小食,他輕咬了一口,隻聽得“哢嚓”一聲,先入口的是碎裂的甜脆,然後是汁液四溢的葡萄果肉,酸與甜完美的交融,讓人沉醉。

林邈也咬了一顆山楂入口,她臉上溢位心滿意足的笑意:“不錯,很好吃。”

嘴裡的糖葫蘆新鮮可口,眼前的小攤還有許多串,在高溫下,糖衣逐漸消融,“壞了實在是可惜了。”林邈心想道。

她又走近小攤兒,麵對著老人說道:“老伯,您這麼賣可不行,不如我們幫你吧。”

“這,這怎麼行,豈能勞煩姑娘了。”老人驚訝不已。

“不麻煩,不麻煩,您先休息。”林邈拉著老人在樹蔭旁的大石頭坐下,“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們。”她眉毛輕輕挑起,朝著肖琰露出一個俏皮又玩味的笑容。

“新鮮的糖葫蘆,又香又甜,限時驚爆價啦!一串五文錢,兩串八文錢,三串十文錢,走過路過不要錯過。”林邈扯著嗓門兒開賣起來。

一個婦人牽著兩個稚童從小攤兒路過。

“孃親,我要吃糖葫蘆。”“孃親,我也要吃。”兩個小孩兒不依不饒,互相較真起來。

“好好好。都有”婦人溫雅有禮地看向林邈,問:“十文錢三串是嗎?”

“是的,三串一起更劃算。”林邈回答。

“好的,那就拿三串。”婦人笑意盈盈看著兩個孩子:“也給你們爹爹帶一串。”

婦人挑得一串桃子糖葫蘆、一串山楂糖葫蘆還有一串蘋果糖葫蘆。

林邈收下銀錢,轉交給身旁的肖琰:“肖道友,你負責收錢,我來賣糖葫蘆。”

“好。”肖琰接過錢,收放在攤麵上的存錢罐子裡。

一對年輕的男女駐足在小攤前,他們笑容甜蜜,看著對方的眼神中充滿了深深的情誼,想來應該是對新婚不久的小夫婦。

“糖葫蘆看著不錯,娘子可要嘗一嘗?”男子看向女子,眼中閃爍著明亮的光芒。

“好,謝謝夫君。那我就要一串蕉子的吧。”女子指了指糖葫蘆說。

“來一串蕉子糖葫蘆和一串綠葡萄糖葫蘆。”男子遞出八文錢。

小攤兒前來往的人漸漸多起來,糖葫蘆很快便被賣光了。林邈拿起沉甸甸的存錢罐,交代老人手上:“老伯,您收著。”

手中的錢罐沉甸甸的,老人再看看眼前的女子和男子:“姑娘,這萬萬不可。這是你與公子辛苦所得,我怎能貪功得了這錢財。”

“老伯,這糖葫蘆本是您所有,我們隻是略幫了小忙而已。”

林邈笑容明媚:“要不這樣,老伯。您看我們是外地人,初到貴寶地,人生地不熟。您可有什麼推薦的去處?若是您幫我們解了答,就當是付給我們的酬勞了。”

“好,好,姑娘,老爺子我賣糖葫蘆,營生之技雖不甚純熟,但我在這兒生活了幾十年,對蘇城確是一清二楚的。姑娘,你且記著……”老人滔滔不絕,將蘇城好吃的、好玩的地方都講了個遍。

林邈在旁聽著,時不時地托著腦袋思考,顯得極其認真,肖琰則仍然冷冷漠漠,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聽得老人一一講完,已至晌午。陽光高掛空中,猶如一團火球般炙熱,天空湛藍,偶爾幾朵白雲悠閒的飄過。

街道兩旁的樹懶洋洋地聳立,樹葉也是慵懶地瑟瑟低吟。

小河在夏日的炙烤下流淌地更為緩慢,波紋悠悠地漫延開來。

路上的人影逐漸稀少,偶爾看見幾個人,或是行色匆匆穿梭在大街小巷,或是一邊抹著額頭的汗水,一邊扇著風,倚在大樹下休憩。

林邈摸了摸自己乾癟的肚子,今早出門冇吃東西,一個糖葫蘆倒還真不能感到饕足。“逛吃逛吃,走起!”林邈牽起旁邊人的袖子,腳步歡快,肖琰隻覺得心臟跟隨這份輕盈跳躍著,猶如一隻在林間奔跑的小鹿,恣意鮮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