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張有顆半青橙 作品

第41章 勇者大闖關

    

-

這兩日外麵風平浪靜,除了每晚夜裡會去庖廚做些甜點,林邈都被關在自己房中,不得隨意外出,也無法接觸到旁人。

今日便是來到“仙宮”的第三天,也就是靈女口中的“大日子”。

上午走廊裡還是一片寂靜,傍晚時分便熱鬨了起來。

耳邊不時傳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還有童子間的談笑。

林邈躺在床上,手中的琉璃瓶已摩挲了多時,她又用指尖彈了彈瓶子,自言自語:“我這重回新人小白,就隻能指望你了。”

門“咚咚咚”幾聲響了,林邈起身開了門。

門外,除了先前一直照看的那兩個,又多了約莫十個仙童玉女。

他們排成兩列,顯得恭恭敬敬,且相較初入仙宮時的那般冷漠,今日,眾人的臉上倒是喜氣洋洋,有的甚至還透著幾分幸災樂禍。

原先的那兩個靈女齊聲說道:“有請聖女。”

林邈麵上顯得有些侷促,問了問:“靈女大人,這是要去何處啊?”

兩人中的一個開口說道:“聖女不必驚慌,不過是梳洗打扮一番,仙侍大人自是有事要召見。”

林邈滿臉疑惑:“仙侍大人?不是神女娘娘嗎?”

“娘娘當然也是要拜見的,隻是還有些入道的事宜,仙侍大人還需與聖女當麵交代個清楚的。”

“原來如此。”林邈走出門,客客氣氣道:“那便有勞大人們帶路了。”

這是一處溫泉,林邈自來到這修真界,還第一次見到如此不低調的洗浴場地。

尋常的溫泉一般都修建在宮殿、寺廟、大宅或是山明水秀之間。

而這池溫泉,雖在這偌大的宮殿中,卻又將那自然的山水都搬運了過來。

大殿三麵種滿了紅葉李,枝長葉圓,繁花滿樹,片片薄粉從枝頭飄下,落在騰騰熱氣之中,便匿去了身影,那淡淡的餘香卻久久縈繞在鼻邊,未曾散去。

大殿的一角是一處假山,模擬了自然山嶽的形態,形成峰、巒、嶺、洞之貌。

山石色彩多樣,有青灰色、有深褐色,通過巧妙的佈局和點綴,顯得更加生動和真實。

山石之間,涓涓流水,帶著溫熱的氣息,經過石縫,順流而下,逐漸漫進了池子裡,“叮咚”聲響不停。

潺潺的流水聲中,又混著鳥鳴,林邈才注意到樹上零零散散掛著一些小葉紫檀的四房鳥籠。

籠中有翠鳥,有金絲雀,還有畫眉。鳥兒不時地拍打籠子,或是在拱形的棖上跳躍,鳥籠在繁花茂葉的影影綽綽中,搖搖欲墜。

鳥鳴聲一聲聲,一陣陣,不知是為秋色而雀躍,還是在為被囚於籠中而悲憂。

“聖女,這邊請。”在一位靈女的指引下,林邈來到了溫泉邊上。

華帳下有一處屏風,將裡與外隔絕了開來,屏風後還有一梳妝檯。

有人為自己寬好了衣服,林邈再檢視了儲物袋已安放妥當,便直接入了池中。

池水溫熱,身體冇在水中,林邈隻感覺全身的毛孔都舒張了開來,這幾日的枯燥睏乏也都一掃而儘。

林邈靠在池邊,身後左右各有兩個靈女,她們一人拿著胰子,一個人臂膀掛著巾帕。

過了片刻,她們一同俯下身,準備伺候林邈沐浴。

林邈轉過身,說:“那個,多謝幾位大人了,我自己來就好。”

“聖女不必客氣,服侍聖女是我們的分內之事。”

林邈卻是羞赧得不敢抬頭:“小女不過一介凡人,怎能勞得大人紆尊降貴。若是大人執意如此,小女心中實在是惶恐,稍後見了仙侍大人,怕是也要惴惴不安了。”

兩個靈女相視了一眼,一人說道:“那我們先退下了,聖女有事便再喚我們。”

林邈這才抬起頭,一副乖巧的模樣:“好的,多謝大人。”

一片花瓣落在麵前,林邈雙手將它捧起,花瓣在一掬清水中微微盪漾。

掌中的泉水透過指縫漸漸溢位,花瓣便自浮而沉下。

林邈看著手中的一抹淡粉,輕哼一聲:“仙侍麼?”

她輕吹了一口氣,花瓣翻飛,又重新回到了池中。

沐浴完畢,靈女便過來伺候林邈穿衣。似乎冇有多餘的衣裳,隻有這一件長裙,她們各自拎住一隻衣袖,說:“聖女請。”

林邈身上隻一件小衣和一條褻褲,便將長裙穿在了身上。

與其說是長裙,那也就是一層薄紗,緋紅的顏色也遮掩不住這具羊脂白玉、雪嫩瑩潤的身體。

林邈心中暗道:“果真是禽獸!”

穿好衣裳,便又來了兩個靈女,一人手中捧著一個精美的檀木匣子,一人則負責梳妝。

林邈靜坐在梳妝檯,任由兩人為自己濃妝豔抹、梳理髮髻。

平日裡自己隻一支髮簪輕綰,雲鬢微垂,此刻頂著滿頭的珠翠寶鈿,林邈頓然覺得一陣新鮮。

待打扮完畢,林邈跟著一隊人走出屏障,不過多時,她轉向身旁的靈女,臉上一副情急的神態:“大人,我落了東西,還請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去便回。”

在屏風的遮擋之下,林邈又穿上了一層白色的裡衣,將輕紗套在外麵。

她緊了緊腰間的儲物袋,走了出去。

看見林邈的穿著有了變化,靈女訝異道:“聖女,你。”

林邈假意打了個噴嚏,扯了扯長裙,說:“許是這衣服太過輕薄,我似乎是著了涼。想著也不能帶著病體去拜見仙侍大人,便自作主張,又添了一件衣裳。”

她揉了揉鼻子,假意忍不住又打了幾個噴嚏。

“那,那便隨我來吧。”

到了大殿門口,幾個靈女間互相交談了一番,林邈又跟著先前的那隊人走在了殿中。

他們走在前麵,林邈則走在最後。

走了一陣子,林邈便辨出現在所去的方向,並不是先前居住的房間所在。

為了做標記,林邈袖中偷偷拿出了琉璃瓶。

她打開瓶塞,將瓶身傾斜向下。

走著走著,她慢慢靠近牆邊,孢子順著瓶口而出,落在了牆壁與地麵相接的細縫之中。

走了一路,孢子便散了一路。

不多時,便又來到了一處宮殿。殿外的牌匾上寫著“苔居”二字。

名字看上去,倒有些別緻。

忽然間,兩扇殿門自動打開,林邈便在一眾仙童玉女的催促之下,走了進去。

宮殿不是很大,裡麵的裝飾倒是與其名一樣,風雅大方,傢俱都是金絲楠木所製成的。

進門處簡單佈置了一張書桌和兩張梳背扶手椅,書桌後是一個千秋書架,零零落落放了一些書籍,還有幾盆盛放的蓮瓣蘭。

再往裡看去,便是一張床榻,床上掛著銅青色的水紋紗帳。

床上整齊疊放著蓮子白色的錦被。

殿內空無一人,自己正有時間可以多做準備。

林邈拔下發上一支朱釵,在書架上隨意尋得一本書,將它放在了書的內頁。

她又摘下一隻耳墜,扔在了床下,頸上的瓔珞則藏在了華帳的內側。

聽得門外有了動靜,她坐在桌前的椅子上,將紙牌和一遝字條放至袖子裡。

收起儲物袋,她正襟危坐,假裝焦急等候的模樣。

門被驟然打開,仙侍仍是一身素色的道袍,他笑容滿麵走了進來,說:“聖女來了。”

林邈站起身,客客氣氣:“拜見仙侍大人。”

仙侍挑過頭,向門外的靈女點了點頭,靈女便會意地關上了門。

“不知大人喚得小女所為何事?”

仙侍來到桌前,他伸出手示意林邈坐下。

林邈便聽了他的安排,坐下,和他麵對著麵。

仙侍詢問道:“聖女近來可住的習慣?”

“仙宮中環境清幽,靈女大人又時常陪伴左右,自是住的舒坦的。”

“想來,你應該清楚,能被神女擇選上,入得這仙宮,隻是第一步。修仙要有仙骨、靈根,亦要有仙緣。”

仙侍頓了頓,麵露難色:“況且,就算這些你都具備,修仙之路其路漫漫,修仙之人又何其多,真正能悟道得道的,卻是寥寥無幾。”

林邈眸中的光彩暗淡了下來:“照仙侍大人所說,那小女成仙隻怕是冇有指望了。”

手在案上的書頁上靜靜撫弄,書角便微微翹起來,仙侍勾了勾唇,開口道:“這倒也未必。”

臉上閃過一絲驚喜,林邈不禁問道:“大人說的可是真的?”

“不瞞聖女,此次聖女和令弟能在眾多鄉民中脫穎而出,便是擇選之時,我用秘音向神女娘娘引薦了一二。所以……”

他看著林邈,臉上微展笑意:“所以,聖女能位列仙班,自也是我所期盼的。”

林邈雙手攥著拳頭,眉頭擰了擰,語氣中帶著無奈與苦澀:“可是大人剛剛說修仙並不是件易事。”

“這便是我喚聖女來的目的。”

仙侍悠悠道,臉上甚至多了一絲諂媚。他從椅子上起身,來到林邈身後。

雙手攀在她的雙肩,一隻手順著肩膀向下,在她手臂上輕輕地摩挲,說:“我的確有一個辦法。”

他俯身向下,嘴唇貼近林邈的鬢髮,自上而下,在她耳邊的位置停下,悠悠開口:“隻是,還需要聖女配合。”

林邈按住仙侍滑動的那隻手,她轉了個身,從椅子上起來。

手鬆開,與他保持了一段距離:“不知,按仙侍大人所說,我要怎麼做?”

“我已得道昇仙,若是與我結成仙侶,你我二人完成雙修之禮,聖女便可與我共享仙位,自此與我一樣,長生不死,法力無邊,仙途萬古。”

“共享神位”這一說法,林邈也隻是在現代某某大陸這本書中聽聞過,掛王與他複活的愛人之間,確實有過這麼一出。

可自來到這修真界多年,林邈從未聽聞,得道昇仙過有如此捷徑。

這妖怪為了讓女子主動獻出元陰,也是無所不用其極,竟然想出了這麼一套說辭。

首先提出修仙的不易,讓人產生“畏難”的心理;接著,將功勞攬在自己身上,用自己的“推波助瀾”,使人對他心存感恩;最後則拋出橄欖枝,用“畫大餅”構建美好的未來,以此來振奮人心。

用心之險惡,令人髮指。

而這些無知懵懂的少女在甜言蜜語之下,也隻會迷失自我,甘願獻身。

林邈心裡暗自罵道:共享仙位?我信你個大頭鬼!

不過,她麵上卻仍是一副嬌羞的模樣。

見林邈臉頰上慢慢染上緋色的紅暈,應該是明白了自己話裡的意思,仙侍走到林邈身旁,他撥起林邈的一絲長髮,髮絲順著手掌又垂落下來。

他將髮絲放在鼻邊,輕輕嗅了一嗅,柔聲說道:“所以,聖女,今日便是良辰吉日,你我可莫要辜負了這錦瑟韶光。”

說完,他便來摟林邈的腰,林邈雙手抵在他的胸前,使兩人之間空出一些距離。

她低著頭,似是不敢看眼前的人。

她羞澀有如微綻的花苞,更顯楚楚動人、嬌嫵清妍,讓人忍不住有一親芳澤的衝動。

仙侍向她湊近,一聲輕柔的“大人”打斷了他的動作。

他看著眼前的女子,她眼中透出一股淡淡的憂鬱,顯得心事重重。

“聖女,可有什麼不妥?”

“能與大人結髮為夫妻,小女心中自是萬般歡喜的。隻是,在小女的家鄉,成親便是要按習俗行事的,如此,夫妻間才能鸞鳳和鳴,舉案齊眉。”

“哦?”仙侍挑起林邈的下巴,帶著蠱惑的聲音問道:“是何習俗?聖女說來,我照做便是。”

林邈緩緩說道:“大人有所不知,我趁大人還未來時,便已將身上的一些飾物藏在了殿中的各處。若是大人能將這些都找出來,便是過了這一關。”

仙侍輕颳了下林邈的鼻子,眸中喜色一閃:“聖女真是淘氣,先前就準備好這些來考驗本仙,是早早便已打起了我的主意了嗎?”

林邈雙手一推,順勢從他懷中掙脫,說:“大人,你快些找吧,就莫在拿小女打趣了。”

“這個簡單。”

說完,仙侍手上結印,口中默默唸訣,須臾間,屋子裡的東西,無論是書籍、紙張,還是書桌、床榻都微微顫顫地都顫動了起來。

林邈衣裙裙角輕揚,她花容失色,化作林﹒瑪麗蓮夢露﹒邈,一邊護住裙子,一邊身子不斷地向牆角退去,驚撥出聲:“大,大人,這是?”

仙侍嘴角露出一絲哂笑,開口說道:“聖女不必驚慌,你且看著。”

說著他手臂一揚,手掌呈向上之。勢珠釵、耳墜還有瓔珞便像是得到了召喚,徑自從各處緩緩飄出,落在了他的掌中。

他遞出手掌,玩味地勾了勾笑,說:“這些,可是聖女所藏之物?”

林邈看著掌上的東西,確實是一樣不少。

她陡然睜大了眼睛,佯裝驚訝:“大人,這是如何做到的?”

“不過是這殿內的東西我都施法做了標記,而那些外來之物自然是無所遁形。”

本想拖延一段時間,冇成想這麼輕易就破局了。

林邈有些後悔,這“勇者大闖關”似乎設置得過於簡單了。

她向仙侍比個了大拇指,誇讚道:“大人果真是神通廣大,法力高強。”

“雕蟲小技而已。若是你我成就了好事,便也能有如此的能耐。”

“好,小女自是要依靠著大人。”

說完林,邈翻出袖中的牌和小紙條,靜置在書桌上。

她做出一個“請”的動作,淺笑一聲:“那大人,便來看看這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