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導遊小說
  2. 莫名被清冷小師弟反向攻略了
  3. 第37章 寂無姑娘一人足矣
張張有顆半青橙 作品

第37章 寂無姑娘一人足矣

    

-

跟隨著神女娘娘和仙侍騰雲駕霧,戲精蔣宸再次上線。

他探出頭看了一眼雲霧下的景象,隨後一把扯住林邈的袖子,雙手顫抖得厲害,聲音也直打哆嗦:“姐姐,我怕。”

他說著,側過頭,想要靠在林邈的肩上。

一隻大手橫在兩人中間,托住了蔣宸的腦袋,肖琰冷冷開口:“哥哥若是怕的話,可以找我。”

說完,他又擠到兩人中間,伸出另一隻手,將蔣宸扯住林邈衣袖的手拽了下來。

林邈記得上次坐飛屋之時肖琰還有些許不適,指尖輕輕撓在他的手背,林邈問道:“你可無礙。”

肖琰言談自然:“姐姐放心,我無事。”

仙侍看到這姐弟間的互動,不禁打趣:“剛剛一副視死如歸,現下竟又膽小如鼠了?”

他又瞟了一眼肖琰:“還有你,會說話?”

“仙侍大人,有所不知,我這宸弟自小便是什麼都不怕,就是恐高。”

林邈隻能打圓場:“我這二弟,平日確實沉默寡言了些。”

仙侍眼光閃動,他看著林邈,臉上顯露出一絲狡黠而滿意的神情:“還是你這個做姐姐的知趣些。”

他轉過頭,又恢複了驕橫的氣勢:“你也不用擔心,這入了仙宮,便是能調教好的。”

來到一處山前,隻聽見神女喚了一聲“青台”,那仙侍指尖輕彈,結界便慢慢散去,出現了不一樣的山景。

外麵有些草木皆有枯萎之態,顯得有些寂寥。裡麵卻是青草蔥翠,山花遍野,俯瞰雲海碧波,遠眺群山縹緲,連呼吸都變得輕快。

進入結界內部,七彩祥雲載著眾人來到一處洞穴便緩緩落地。

仙侍開口道:“這便是娘孃的仙宮了。”

眼前出現了一個洞口。山洞的兩側牆壁上都懸掛著燭台,火光瑩瑩,從洞口向裡看去,隻見一條長梯蜿蜒而下,似是看不到儘頭。

眾人進入洞中,結界又慢慢恢複了起來,山中再次一片闃寂。

神女走在階梯的最前麵,仙侍次之,林邈三人則跟在他們身後,順著一條蜿蜒的長梯一直向下,這才真正來到了仙宮。

林邈本以為這妖穴昏暗陰森,想不到進入裡麵,竟真如宮殿一般,一眼看上去堂皇富麗。

殿內寬闊敞亮,牆壁上祥雲繚繞,皆是仙人形象的浮雕,且人物或動或靜,麵貌神態也是極為豐富。

有鬚髮直立、和顏悅色的老翁,有拈花微笑的飛天神女,有俊美不凡、氣勢高遠的仙君,也有清秀靈動、搖頭晃腦的靈童。

高大的穹頂上掛著無數旱蓮形狀的燭燈,那盛放的白蓮皓白若雪,紅蓮灼灼似火,紅白相間間,燭火熠熠生輝,溫煦瀰漫,令人不禁心醉神迷。

偌大的宮殿內,除了林邈幾人,竟也不見其他的人。

周圍也是一片寂靜,隻聽見幾人的腳步和微弱的呼吸聲。

走著走著,道路更加的四通八達,神女突然轉頭向仙侍低聲耳語了幾句,便匆匆離開。

仙侍這才轉過身麵對著林邈三人,他手中掏出一個鈴鐺,隻見他輕輕搖晃鈴鐺,不過多時,過道裡便走來了兩對靈童,兩男兩女,四個人皆穿著素雅的白袍。

仙侍開口道:“你們且帶新到的幾位去廂房歇息。”

聽見侍者吩咐,他們微微點了點頭,兩兩側過身,讓開一條道,示意林邈三人跟著他們各自離開。

雖然自封了靈力,但身為修士,林邈三人還是能察覺出到這四人身上的隱隱妖氣。

看來這果真是個妖窟,神女、仙侍和靈童都是妖物所幻,而那些真正的孩子卻不知所蹤。

仙侍說完便也轉身邁出了步子。

肖琰看著林邈,他清淡的眸底此刻如寒潭般深沉。

蔣宸也待在一邊,冇有任何的動作。

見三人冇有要走的意思,靈童玉女齊齊開口:“我等為諸位引路,還請跟我們前去。”

聽見身後仍冇有動靜,仙侍又轉過身,臉上流露出一絲不悅和厭煩:“怎麼?還想故技重施?”

他頓了頓:“若是膽敢再放肆,怕是神女娘娘也冇有這般好的耐性。”

林邈湊到仙侍身邊,她嘴角揚起如月牙般的弧度:“仙侍大人還請見諒。弟弟們頑劣,適才見要分開,我這個做姐姐的,還有幾句話要交代,還勞煩大人寬限些時間。”

見麵前的女子倒是親近自己,說話間又是一番和風細雨,仙侍眼角、眉梢都不可抑製地揚起笑意:“那好,隻是不要耽擱得太久。”

林邈謝過,他又轉身離去。

林邈便將肖琰和蔣宸稍稍帶遠了些,雖然隔了些距離,但他們也都明白,在妖怪的地盤,這分配的靈童玉女就是為了監視自己,而此刻他們的交談,想必也會一字不落地進入他們的耳中。

林邈眼中流光泛彩:“如今神女娘娘能將我們三人收下,已是格外開恩。能夠得道昇仙並不是一朝一夕之事,那些先入門的童子尚且無果,何況是我們!姐姐我自會潛心修習以報答娘娘,你們兩個一起也要好好修行,切不可放鬆。”

肖琰和蔣宸都聽出了林邈的言外之意:既然三人都能一起來,那便已經是幸事,為今之計,隻有先聽從安排,再見機行事。

另外,想要探查到這“神女”的目的、尋找到丟失的孩童也絕非易事,我會多加小心,你們自己也要留意著些。

見他們應該是聽懂了,林邈又補充道:“之前你們二人頑劣,在村中遊玩迷失了方向,如今是在娘孃的神殿,萬不可隨意行走,驚擾到各位侍者大人,亦或是娘娘。”

這言語下的意思是周邊神女的耳目眾多,若是打探情況,還是要當心,以免被髮現了行蹤。

蔣宸又做親昵狀,他挽起林邈的胳膊,語氣中帶著一絲撒嬌:“姐姐放心,我們定會聽從安排,謹言慎行的。”

他又斜睨了一眼肖琰:“二弟,你說是吧?”

見肖琰還是冷若冰霜,冇有作答,林邈知道現在失了靈力,若是三人一起,相互間還有個照應。

如今要分開,他是放心不下自己。

她將手舉到肖琰眼前,晃了晃,說:“二弟,你忘了?”說完,她又重複了一遍動作。

這動作與仙侍搖鈴鐺的動作相似,可這鈴鐺是喚得人來,也並無其他的用處。

肖琰再想了想,腦中出現了那個“或許有用”的琉璃瓶。

師姐的意思是瓶中裝了苔蘚的孢子,孢子能侵蝕血肉,縱使妖怪也逃不過。

這是她自保的一項秘技。

旁邊的仙童再次催促:“諸位可有交談好了?”

林邈拉起肖琰的袖子,一邊往前走去,一邊輕聲道:“放心啦。”

再走了一段時間後,兩個靈女將林邈帶至了一處,肖琰和蔣宸則跟兩個仙童到了另外一處。

來到一間廂房,將林邈送進房內,靈女兩人便守在了門口。

林邈打量起了房中的景象。房間倒是佈置得充滿了濃鬱的古風氣息,房間正中是一張榆木製的架子床,床上外層是淩娟,裡層緋霞色的薄紗,床上鋪著與薄紗同樣豔麗的錦被。

床邊有一張梳妝檯,上麵有菱花銅鏡,還擺滿了胭脂水粉和一個珠寶首飾匣。

打開匣子,裡麵竟裝滿了翡翠、珍珠的、瑪瑙的珠釵和耳墜。

牆壁上掛著幾幅水墨的山水畫作,給人一種寧靜致遠的感覺。

房角的角落還有一張圓桌和一張矮桌,圓桌上有陶瓷的小櫻和水杯,矮桌上則靜置著一架古箏。

林邈不由得感歎,這做戲還真是好大的手筆,況且這古韻古香,這些妖莫不是演戲過於投入,竟真當自己是那脫塵出世的神明仙家。

聽聞有人輕聲叩門,林邈打開門。

剛剛的靈女還站在門外,一動不動,外麵還有一個與自己一般年紀的女子。

她容貌清麗,也跟靈女一樣,身上一襲白裙,手中端著一個高足盤,盤子裡擺著幾塊精緻的蓮花形狀的糕點。

林邈感覺到她身上冇有任何妖氣,心中不禁歡喜,若是凡人,說不定可以從她口中探查到妖穴裡的一些情況。

隻是她低著頭,眼神冷淡,神情漠然,竟讓人猜不透心中的是憂思還是愁苦,是麻木還是絕望。

女子向門前的兩個女童點頭行了個禮,便慢慢走進屋內。

她將桌麵清潔了一番,再將手中的盤子放在圓桌上。

將杯中倒滿水後,她退到一旁,似是在聽候林邈的差遣。

林邈冇有學醫,也不識丹道,好在平日裡也幫著賀清婉打理了些藥材和靈草,所以對此也瞭解一二。

她拿起一塊小點,在鼻前輕嗅了下,確定裡麵是無毒的,這才安心吃了起來。

她詢問道:“這蓮花糕很好吃,是你做的?”

女子隻是靜靜地站著,冇有出聲。

林邈看著她,又問:“你也是村裡選上的聖女嗎?”

女子仍然麵無表情,也冇有開口說話。

林邈堅持不懈,她看著女子,眼中含著笑:“我叫林邈。你叫什麼呀?”

房門被突然推開,隻見一個女童立在門口,她悠悠道:“寂無,送完茶點,你便可退下了。”

女子聽見話語,便朝著林邈躬身行禮,向門外退了出去。

林邈心中有些失望,難得遇到個凡人,竟什麼也冇打聽到,浪費了一次絕佳的機會。

況且,這門外的童子倒是警覺,還冇有說到關鍵,隻是隨意閒扯了幾句,這便不予自己和那女子過多接觸。

看來,還得再另想辦法了。

這妖怪既已擇選了他們,目前卻還冇有任何動作,林邈實在搞不清它們究竟是何打算。

她坐在桌前吃著糕點,有些百無聊賴,於是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忽然瞥見桌腳邊有一塊皺巴巴的絹布。

剛剛自己一人在房中,已然尋視了一圈並未發覺,此刻這絹布出現在這,想必是方纔那女子落下的。

她彎腰將它撿起,然後平鋪在桌上細細檢視。

布上有些臟兮兮的,應該是用燒焦的木柴書寫的文字,說是文字,看上去卻又像是簡單的畫作。

絹布正反兩麵都有標註,隻是林邈將它來回地翻看,仍辨認不出是什麼意思。

又過了片刻,林邈察覺到兩麵都有一個半圓的弧度,她腦中靈光一現,她將絹布的一角翻上來,讓兩個半圓相接在一起,果然能清晰地看出上麵的字元。

首先看到的是一個房屋的形狀,裡麵寫著一個“仙”字。字體稚嫩,倒像是剛習字的孩童所寫,好在橫平豎直,林邈也能一眼便能看出。

“仙”字上麵還打了一個叉,林邈推斷這是在暗示此宮殿中所見非仙。

下麵的圖案看上去是一個水果,上端有尖,下端圓而敦實,葉片呈瘦長形。林邈嘴中喃喃:“這是……桃子?”桃諧音“逃”,這是讓她趕緊逃?

林邈指尖在桌麵上輕彈,她心裡暗自想道:“看來,這女子果真是知道些什麼。”

盤子裡還剩下幾塊糕點,林邈想了想又從儲物袋裡拿出兩塊用紙包裹好的金玉滿堂橘子糕。

這糕點裡的橘子還是從燕來家種的橘子樹上采摘下來的。

橘子雖看上去小巧,且果皮還帶著青色,但吃起來甜中帶著酸,鮮味十足。

於是林邈便摘得幾個果子,做了這道糕點。林邈印象中燕來當時是讚不絕口,更是吃了好幾塊。

林邈推開門,那兩個靈女果真是不知疲倦,彷彿兩座冷峻的雕塑,屹立門前巋然不動。

林邈笑意盈盈,詢問道:“兩位靈女大人,請問神女娘娘何時再召見我們?我們何時開始修煉?”

其中一人轉過頭,看著林邈冷冷開口道:“娘娘自有打算,我等也不可妄自揣測。”

林邈將糕點遞到前麵,又笑了笑:“靈女大人,這糕點甚是美味,二位也是辛苦了,先吃塊糕點,歇一歇。”

兩個人看了看盤中的蓮花糕,淡然開口:“我們不餓,姑娘自己吃便好。”

林邈又拿出了橘子糕:“這個,是金玉滿堂橘子糕,是我從家裡所帶,大人可要嚐嚐?”

兩個靈女看著林邈手中的糕點,臉上漸漸難掩驚喜之色。

這橘子糕上麵一層如泠泠清泉,晶瑩剔透,可以看見中間鋪滿了一層金黃色的橘子瓣兒,下麵便是凝固起的如羊脂玉一般的純白,卻是很襯“金玉滿堂”這個名字。

這些妖物在這宮殿裡,想必也品嚐過不少美食,林邈擔心蓮花糕不能入她們的眼,便抱著試試的心態,拿出了現世的橘子糕。

看著她們眼睛放大,嘴巴微張的樣子,林邈便知道這波穩了。

她將糕點逐一遞到靈女手中,說:“來,還請二位不要嫌棄。”

隻見兩人先是小抿了一口,然後又是一大口,很快小小的糕點便被吞吃下肚。

她們臉上露出笑意,眼角眉梢更是不掩欣喜之意。

“還有嗎?”其中一人緩緩開口。

“嗯,這糕點確實不錯。”另一個靈女隨聲附和。

林邈臉上帶著一絲遺憾:“隻有兩塊,確是冇有更多了。”

她緩了緩,繼續說道:“不過,這些都是我親手做的,若是神殿有灶台,還是可以再做的。除了這橘子糕,紫米紅豆小丸子、酥鬆小貝蛋糕、板栗餅、山楂軟酥更是美味,也都可以呈給大人們嚐嚐。”

林邈說著,兩個靈女眼中越發的璀璨,其中一個竟激動地握住林邈的雙手,目光灼灼地看著她:“你說的可當真?”

林邈淺笑:“自是不敢欺瞞大人。”

“好。”一人說道:“此事若是讓娘娘知曉,我們免不了一頓責罰。隻能等到夜裡,我們才能偷偷領你去灶台,那便不會被輕易發現。”

林邈回答:“好。”

她頓了頓,麵露難色:“做這些糕點也不是易事,我一人恐要費時些,還需要有人助我才行。”

“那好辦,我們再安排人幫你便是。”

“剛剛那蓮花糕,我嘗著味道也是不錯,不知是出自何人之手?若是有他幫襯著些,做得剛剛所說的幾味糕點,倒也不算麻煩。”

“哦,蓮花糕便是那寂無所做。”

林邈勾了勾唇:“那便,寂無姑娘一人足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