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導遊小說
  2. 莫名被清冷小師弟反向攻略了
  3. 第26章 我的意圖,是你
張張有顆半青橙 作品

第26章 我的意圖,是你

    

-

酒樓裡燈火通明,美酒美食,弟子們舉杯相邀,歡笑聲不絕於耳。

此刻來到遊廊,星光熠熠,月華如水,遠山好像淹冇在這皎皎的流光下,成了水中朦朧的倒影。

清風搖曳著樹枝紅葉,也輕拂過林邈的白色裙襬,衣袂翩翩,彷彿恣意在穹蒼之下的雲舒雲卷。

和風掠過,淡去她臉頰上的紅暈,也揚起了幽幽竹香。

蔣宸朝她走近了些:“林道友,你喝酒了?”

林邈向後退些許,回道:“隻是小酌了幾杯,倒是無礙的。”

“嗯,此番一彆,不知何時才能再見。”蔣宸又朝著她邁了幾步,將兩人的距離再次拉近。

林邈本是直來直去的性子,向來喜歡有話直說,如此這般拐彎抹角、兜兜轉轉實在不是自己的風格。

她再次身形往後,開門見山道:“蒼溪派不是名門大派,我也身無長物,不知道蔣師兄如此費心藏拙,意欲何為?”

蔣宸微微皺眉,麵上流露出微微的疑惑:“林道友,可是喝多了?我是薑宸,並不是什麼蔣師兄。”

林邈神色平靜,顯得鎮定自若:“蔣宸,岐山派的大師兄,世人口中的修煉天才。六歲便已引氣入體,十歲築基,十五歲修成金丹,如今已是金丹中期的修為。蔣師兄,我說的可對?”

蔣宸臉上的困惑之色逐漸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狡黠的笑,他眉毛輕微挑起,勾著唇:“哦,林師妹是如何知道我就是蔣宸?”

說完,他欺身上前,一隻手緊緊地貼在牆壁上,欣長的身影籠罩過來,獨屬於男子的氣息在周身漫開,林邈被牢牢地困在牆角無法動彈。

蔣宸目光灼熱地注視著她,臉上滿是一種不容置喙的霸道。

隨後,他又嗤笑一聲,湊到林邈耳邊:“林師妹,若是你告訴我緣由,作為交換,我便告訴你我意欲何為,如何?”

林邈麵色坦然,毫無懼色:“這倒也不難。”

“其一,本是秘境中偶然相遇,前路漫漫,困難重重,尋常人早就避之不及,可蔣師兄卻將性命托付給不明之人,甘願以身犯險,實屬反常,想必是彆有所圖;其二,湯沅道友往往要看蔣師兄的眼色行事,如此謹言慎行,想必你二人之間也不是普通師兄弟的關係;這其三……

林邈頓了頓:“其三,肖琰修為本已不低,麵對九鳳尚不能全身而退,築基初期的修為豈能輕易斬殺九鳳。況且,九鳳的妖丹隱藏於九個頭顱之一,作為薑宸,莫不是氣運之子,有如此運道,隨意一擊,便可以直取了妖丹。”

說完,林邈抬起頭,雙目與蔣宸對視:“所以,蔣師兄,該你了。”

“不急,那九鳳之蛋呢?”

蔣宸繼續問道。

林邈不疾不徐:“此前已說了,蔣師兄有所圖的,那便隻能是九鳳的蛋了。我和師弟本誌不在此,既然蔣師兄要,那便所幸順水推舟,成全了你。”

蔣宸眼中笑意更盛,他手掌蘊含靈力,從臉頰劃過,臉上的疤痕隨即消失,頓時皮膚光潔細膩,又恢複了那張俊逸儒雅的臉。

蔣宸滿意地笑了笑:“林師妹果然聰慧過人。”

他眸色漸深,呼吸微沉,不由分說得挑起她的下巴:“如果我說,我的意圖,是你呢?”

聽到這話,林邈頓時怔住。隨後,什麼“瞠目結舌”、“

目瞪口呆”、“大驚失色”、“舌撟不下”……腦中成語亂飛。

想想現在的姿勢,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壁咚”?自己莫不是遭遇了偶像劇的經典套路——霸道總裁強製愛?雖然在現世解決過不少情感問題,但饒是這臉紅心跳的一幕,林邈也是第一次親身經曆,錯愕間竟不知如何應對。

過了今夜便要分彆,酒樓內,褚依依帶著柳昭昭還有幾個彌音宗的弟子,來向林邈一行道彆。

得知林邈單獨與薑宸出去了,褚依依一一與眾人打了招呼,便湊到了肖琰的身邊。

她神神秘秘,輕聲說道:“肖道友,林師妹可是個好姑娘,先前還不顧安危,特意趕去救你,你身為男子,可不能二姑娘上轎——扭扭怩怩的。”

話音剛落,肖琰端起手中的酒杯,將杯中的翠竹釀一飲而儘。

杯盞被放置在桌上,肖琰站起身,徑直朝著屋外走去。

腦中雜亂無章,下巴卻被指尖微微捏緊,蔣宸柔軟的聲線再次傳來:“怎麼,如此這般,林師妹也不能專心些?”

林邈收回思緒,反應了過來,她雙手猛地抬起,將蔣宸從身前推了出去。

突如其來的動作,倒是讓他來不及反應,險些一個踉蹌。他腳下淩波微步,行走詭譎,又瞬間穩住了身形。

“師姐。”清冽的聲音傳來,林邈循著聲音望去,肖琰正站在門口。他緩緩向自己這邊走來,顯得隨意散漫。

待到他走近了些,蔣宸眉眼間更是多出幾分繾綣柔情,他直直盯著林邈,勾了勾唇,嘴角揚起一抹極其曖昧的笑,說道:“林師妹,著實淘氣了些。”

說完,蔣宸不再多留,他轉身徑自朝著屋內走去。

與肖琰擦身而過之際,他又停下腳步,側過頭,看著肖琰清淺一笑,話語裡卻是對著林邈的柔情蜜意:“林師妹,我倒是越來越屬意你了。期待我們的下一次再見。”

漫漫黑夜揉碎了月光,傾灑下一片銀白的光華。

少年倚在遊廊邊,欣長的身影落在小徑上,顯得有些孤寂和落寞。

林邈走到他身邊:“師弟,你怎麼也出來了?”

“飲了些酒,出來吹吹風。”

肖琰臉上帶著些許微紅,確實像極了在蘇城的那次,醉意朦朧的樣子。

“好。如果不太能喝,下次還是少喝些。”林邈話音落下後,周圍再次靜謐了下來。

總覺得還是應該說點什麼,林邈又開口:“薑道友其實是岐山派的大師兄蔣宸。”

肖琰漫不經心:“嗯,我知道。”

林邈驚異:“你知道?”

“嗯。”肖琰頓了頓:“他身法很快,劍法詭異,岐山派弟子之中屬蔣宸最有盛名。”

林邈笑了笑,臉上泛著得意的表情:“不愧是我師弟,果然機智如我。”

腦中突然想到了什麼,她有羞愧地開口:“大師兄、二師兄和師姐都給你送了入門禮,我倒是還冇有。”

感覺到她的難堪,肖琰摸出胸口中的那塊石頭,小心翼翼地托在掌中。

黑色的石頭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的光潤透亮,朵朵小花盛放在繁枝茂葉間,越加生機勃勃,彷彿昭示著生生不息,亙古不滅。

他的目光落在林邈臉上,柔聲細語:“師姐有送給我這個。”

雙手攀上他的手,讓石頭在他手中緊緊握住,林邈微眯起眼,一臉認真:“師弟,這個‘承生石’,它能壓製你體內的妖力,你可要隨身帶著,切莫丟失了。”

突然想到了什麼,肖琰拿著石頭的手握得更緊了。

男子的手本就寬大些,且骨節分明,自己更是由於長期練劍,指腹處起了一層厚厚的繭子。

此刻,少女纖細的手指正放在自己的手上,皮膚相觸,女子的小手有如凝脂白玉般軟滑細嫩。

少女不經意的動作,不含一絲紛冗情愫的交疊,不是牽手,卻又好似牽手,身體的溫熱透過掌心傳來,好似陣陣暖流湧入血液,肖琰隻覺得心湖泛起陣陣波瀾。

情難自禁,肖琰耳尖胭紅漸盛,兩方墨塘似要盛不住這旖旎的情思,他迅速地看了林邈一眼,又若無其事地側過臉去。

林邈看著身旁的少年,明明剛剛還好意安慰自己,這會兒突然又冷寂了下來,讓人看不出是什麼情緒。

林邈靈機一動,問:“師弟,你見過煙花嗎?”

肖琰嗓音有些低啞,他小聲吐出兩個字:“未曾。”

“那我便借花獻佛,用二師兄的符,請你看一場煙花吧!”

黃符從手中騰起,浮在半空之中,林邈口中念訣,靈力順著指尖流出,打在黃符之上,乍然燃燒起來,一道美麗的弧線升上天際。

黑色天幕下,一片金燦燦的光芒綻開,團團簇簇、層層疊疊,彷彿金絲皇菊打著卷兒,競相盛放。

隨後是華光皎潔,雪花紛紛揚揚,散落漫天。

煙花絢爛,緊接著是嫣紅、櫻粉、赬紫……流光溢彩間,山巒迭起,氣勢恢宏磅礴,山間翠竹如碧波青海,空中“嘶嘶”聲響,有如竹葉淺吟。

煙花璀璨,照亮了漆黑的夜,還有少女精緻的側臉。

肖琰看著這煙火勾勒的蒼溪山景,不由地想起了林間的小屋,初見時的月夜,還有那美味珍饈也敵不過的清湯素麵。

原本的五人小桌,此刻熱鬨非凡。賀清婉、褚依依和柳昭昭一邊飲酒,一邊談笑風生,蕭逸情周圍則聚著其他彌音宗的弟子,也是有說有笑。

窗外華彩交織、斑斕奪目,眾人皆被這華麗的畫麵吸引了目光。

賀清婉忽然開口:“嗯?二師兄,這不是你的蒼溪細語麼?”

似是捕捉到了不得了的東西,原本溫婉賢淑的、端莊大方的少女們,突然一陣躁動,鶯聲燕語更是不停。

“蕭師兄,這是你的符所造出的美景?”

“蕭師兄,好厲害!”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蕭師兄,這是我見過的最美的煙火了!”

“蕭師兄,可還有此符,我願以靈石購買。”

“蕭師兄,我也要,我也願買。”

清麗玉音不絕於耳,傅廷筠輕撫過劍鞘,一聲歎息:“果然還是我的劍嫻靜乖覺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