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張有顆半青橙 作品

第15章 靈活的胖子

    

-

賀清婉再次睜開雙眼,便發現自己站立於山頂之上,和風徐徐,迎麵而來,清新怡人。

放眼望去,山巒連綿起伏,如蒼龍盤踞。翠色的樹林在山間蔓延,彷彿碧波般飄逸延綿。

有的峰頂聳入雲端,雲霧縈繞間,絢麗的光影從縫隙中投射而出,悠然翠色與雪白中又添上了濃墨重彩的金,顯得綺美明豔。幾隻山雀飛過,身姿輕盈,發出陣陣鳴啼。

作為丹修,賀清婉平日接觸最多的便是靈植藥草。本就對氣味異常敏感的她,走在小徑之時,突然嗅得一股熟悉的氣味。

循著氣味,她腳步輕快,果然在密林中尋得一片靈草。

靈草與尋常野草一般,葉子細長,然而它們通體呈朱櫻色,且會發出陣陣異香。微風輕拂,草身輕輕搖曳,淡淡香氣四溢。

“哇,果然是朱虞草。”

賀清婉眼中光芒閃現:“看來,這此處不遠還有菊蕾白。”

菊蕾白是一種小花,因其色是菊蕾白,因此而得名。

花草間本就相生相剋,因著朱虞草的獨特香氣,對菊蕾白有著促進生長之用,菊蕾白便常發生長於其附近周圍。

賀清婉從容地蹲下身子,熟練地將短鐮貼近地麵,她動作輕盈仔細,不到一會兒,朱虞草便被收割了個乾淨。

她小心地將它們收放在儲物袋中,繼而悠然地行走,果真在一棵大樹下,發現了一叢嫻靜的小花。

手起鐮落,又是收穫滿滿。

走走停停,翻山越嶺間,賀清婉又得到了青楸果、碧霽蓮、龍鬚火芝……

賀清婉不禁感歎:“秘境之中,珍貴靈植還真是數不勝數,此次真是不虛此行。”

繼續行走,山路越發狹窄,賀清婉突然覺得空氣變得陰冷,草地、樹葉都悄無聲息地蒙上一層薄薄的白霜。

輕輕一碰,細微的白霜從葉片上紛紛飄落,漸漸消散於空氣之中。

修仙之人身體本就強悍,通過修習的功法便可調節體內的氣血流動,保持能量平衡,從而不懼嚴寒與酷暑。

此時,賀清婉隻覺得呼吸間,涼意直逼肺腑。她運轉起周身的靈力,仍是覺得寒冷侵襲,身體不自覺地微微顫抖。

麵對如此怪異的氣象,賀清婉冇有絲毫的驚慌失措,她激動地握緊雙手,心跳如雷鼓般蒼勁有力,每一次跳動彷彿都在訴說著內心的狂喜與雀躍。

“冰魄草!是冰魄草!”她嘴角不禁上揚。

寒冷難耐,身邊又無法器可以禦寒,賀清婉從儲物袋中翻出衣服,直至穿上了第九件,她才感覺到稍許暖意。

準備好一切,她抄起短鐮,朝著愈加淩寒的方向動身而去。越往深處走去,越是凋零之景。

賀清婉雙手掩麵,慢慢哈出一口熱氣,一股透明的薄霧在空氣中凝結,縈繞在眼前。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的視野才慢慢開闊起來。地上的植物都枯黃凋零,草叢也變得稀疏,上麵還附著厚厚的冰霜。

一棵古樹,高聳雲間。樹木雖然筆直峻拔,卻已失了繁茂,隻剩下稀疏的樹枝,交錯纏繞。一根根晶瑩透亮的冰柱從枝頭垂落,蕭瑟而淒美。

一片寂寥間,一株小草躍入眼簾,它顯然冇有被這嚴寒所累。

葉片呈橢圓形,葉麵是淡淡的藍綠色,葉緣整齊光滑。葉片上方,直立的花莖中長出多個花苞,有紫色的、黃色的和白色,小巧可愛。

賀清婉還未上前,隻見一道肥碩身影從另一方躍起,朝著小草飛馳而去。

電光火石間,賀清婉來不及反應,身體猶如拉滿的弓弦,蓄力而出,手指間輕輕滑過,兩人竟在同一瞬間握住了小草,一時間氣氛詭異而緊張。

“是我先觸碰到此草的。”來人首先開口。

賀清婉抬眼,這纔看清眼前之人,竟是初到秘境時,所聽聞的岐山派小公子。她不矜不盈說道:“抱歉,這冰魄草是我率先覓得的。”

“你竟也識得這冰魄草?”

楚鐵狗訝異不已,隨即臉上又露出幾分欣賞:“知曉此草的人並不多,你,也是丹修?”

“正是。”賀清婉迴應道。

男子繼續開口說:“道友你好,我是岐山派楚鐵狗?你是?”

“楚道友,好。

我是蒼溪派賀清婉。”賀清婉淡然回答。

楚鐵狗不動聲色,心中思量:“蒼溪派啊,未曾聽聞,看來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門小派。”

冰魄草雖然美麗,卻極其特殊,它蘊含極致的寒冰之力,其所生之處即便在炎炎夏日,也是天寒地凍,修仙之人都難以抵禦。

“手中寒意刺骨,若是繼續陷在這困局,不僅手會被廢,恐怕還會有性命之憂。”賀清婉暗自想,麵上更是憂心忡忡。

她看向楚鐵狗,言簡意賅說:“楚道友,這般僵持下去,也無濟於事。你我皆為丹修,不如我們以鬥丹決高下,勝者便可得到這株冰魄草。”

所謂鬥丹,即是參賽者共同切磋丹道。

其規則非常簡單,其一,比賽雙方隻要猜出對方丹藥的成分與製法即為獲勝;亦或者,同類丹藥比拚,效力更加耐久悠長的視為勝方。

二者都往往要求鬥丹之人,在丹道,要有淵博的學識和高深的造詣。

“此法,可行。”楚鐵狗點頭表示同意。

達成一致,二人齊齊鬆開了冰魄草。

賀清婉看著握住草的手,蒼白而略微發紫,掌中還凝結著一層銀白色的冰晶,她嘗試著握了握拳,隻覺得一陣麻木僵硬。

天寒地凍間,男子單衣薄衫,手上也未見得異常,仍是一副從容不迫的樣子。賀清婉帶著疑惑:“楚道友,你不冷嗎?”

楚鐵狗從懷中掏出一顆石頭,顏色紅如雞血,有著樹木一般紋理,他眉眼含笑:“此乃赤璽石,可禦冰魄草之寒。”

“原來如此。”賀清婉臉上雲淡風輕,心裡卻是感慨萬千:“不愧是仙門大族的公子,錢多,寶多!”

她用完好的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株龍鬚火芝,將其碾碎,放在凍傷的手掌上,靈力催動,絳紅的汁液慢慢流入掌心,不過須臾,手掌便漸漸紅潤了起來。

“龍鬚火芝?確是個好辦法。”楚鐵狗不由地眼睛放大,眉毛挑起。

接著,他拿出了一個球形的法器,球體不大,剛好可以一隻手握住。球身刻著複雜的紋路,外壁是一層半透明的綠色琉璃,還鑲嵌著金邊,說:“賀道友,你看。”

楚鐵狗念起法咒,球體飄懸於空中,沿著金邊處裂開一道口子,水綠色的光暈從中射出,罩在冰魄草之上。

隻見冰魄草被連根拔起,緩緩升空,被吸入了球體之中。

他眉飛色舞:“此碧琉球不但可保冰魄草鮮活,還可抵擋其寒氣外泄。如此,我們也能鬆快舒坦些。”

賀清婉微微一笑:“楚道友倒是有心了。”

冰魄草被隔絕於球中後,周圍的空氣逐漸暖和起來,風微微拂過,和煦而輕柔。

白霜開始融化,冰柱也慢慢消融,化成晶亮的水滴,落在地上,形成濕漉漉的一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