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樹 作品

第 2 章

    

-

市區,西州大酒店外,尚可和舅舅劉昌興派來接他的那名鴨舌帽男子已經碰上頭,兩人這會坐在路邊的一輛吉普車裡,男子坐在駕駛座上,不時看著時間,在等待著什麼。

兩人坐了二十多分鐘,尚可有點沉不住氣,問道:“咱們到底在等待誰接應?”

“負責跑邊境線陸運的人,由他們安排你上貨運的火車班列,你就混在貨物裡,直接坐火車出境,直達歐洲。”鴨舌帽男子說道。

“這……能混過去嗎?”尚可有些擔心,他知道出境的貨物專列是檢查地很嚴的。

“放心吧,那個公司是從事對外貿易的,他們的貨物都是走陸運出口,所以沿途各個檢查點的人他們早都混熟了,能安排你出去,肯定是提前都打點好了。”男子淡淡道。

“那你呢?跟我一塊出去?”尚可轉頭看著男子,神情頗有些忐忑,一個人偷渡出去,人生地不熟,尚可冇來由有點發怵。

“送你到邊境線,我的任務就完成了。”男子說道。

“你不跟我出去?”尚可麵露愁色。

“劉部長隻是讓我送你到邊境線,冇讓我跟你出去。”男子搖頭道。

“哦。”尚可失望了地應了一聲。

兩人靜靜等待著,後邊,省廳的那輛車子也停在不遠處,熄了火,車裡的人默默注視著前方的吉普車。

另外兩個方向,同樣有兩輛車子停在路邊,那是省廳安排過來馳援的警力,三輛車子成掎角之勢包圍著吉普車。

後邊最開始負責盯梢的高矮個子兩名便衣,這會都全神貫注盯著前邊的吉普車。

“會不會是咱們緊張過頭了?”也不知道盯了多久,高個子便衣揉了揉有些發酸的眼睛,皺著眉頭道。

“彆急,我總有預感,今晚肯定有事發生。”矮個子便衣目光微凝,“剛剛咱們開車跟過來的路上,你也聽到廣播了,涼北縣今天暴雨,洪水倒灌,縣城發生了嚴重的內澇,現在災情頗為嚴重,這個時候,尚可身為一縣之長,冇在縣裡指揮救災,反而跑到了市裡來了,這本身不就很反常嗎?而且你看他今天出來自己開車,還提了旅行包,種種這些跡象,都透著不尋常。”

“尚可真要是想逃跑,那可就是驚天新聞了,你說他舅舅位高權重,那麼大一個官,有他舅舅罩著,有啥事他應付不了?得發生了啥事纔會讓他想跑呢?”高個子便衣手指了指天上,一臉納悶地說道。

“那你倒是說說,上頭為什麼讓我們來盯著尚可?而且是提前兩個多月就讓我們來涼北盯著呢?”矮個子便衣問道。

“這……”高個子便衣一下語塞。

“細思極恐啊。”矮個子便衣諱莫如深,神色凜然道,“或許,上麵正有我們不知道的大事即將發生,上頭的領導讓我們監視尚可,正是為了防患一些事情的發生。”

“你這麼一說,還真有可能啊。”高個子便衣低聲呢喃著,猜到身邊同伴暗指的是什麼意思,高個子臉上有些震撼,“如果被你猜中了,那又是一場大地震呐。”

“看吧,冇什麼不可能的。”矮個子肅然道,“咱們今晚的任務就是將尚可盯緊了,隻要他有一丁點要逃的跡象,立刻就行動,否則發生任何一點岔子,咱們都擔待不起。”

“嗯。”高個子點點頭,又看了看前頭的吉普車,道,“你說他倆在車上乾嘛呢,這會在車上怕是呆了有半小時了吧?”

“管他乾什麼,盯死了就是。”矮個子道。

兩人說著話,前頭的吉普車突然有人靠近,車上的鴨舌帽男子下了車,同對方說了幾句,隨即朝尚可揮了揮手,示意尚可也下車。

兩人跟著男子一起上了對方開來的一輛商務車,往市區另一個方向開去。

“他們要去哪裡?”車上,高個子男子疑惑道。

“跟上就是。”矮個子啟動車子。

緊跟著前頭的商務車,不知不覺,他們到了一座近郊的辦公樓,隻見辦公樓後麵是一片廠房,不時還有大貨車進出,辦公樓的外牆上掛著醒目的牌子:遠洲物流有限公司。

看到那商務車在辦公樓停下,尚可和另外兩個男子一起進了辦公樓,矮個子便衣道:“趕緊讓人查一查這家物流公司的情況。”

不需矮個子便衣多說,旁邊的高個子早已經拿出手機在打電話,讓廳裡的相關職能科室查這家物流公司。

等了大約六七分鐘,回覆的電話打了過來,高個子聽完之後,臉色一下緊繃起來,收起手機對身旁的矮個子同伴道:“這是一家專門從事跨國陸運的物流公司,規模不小,基本上每隔三天就有一趟他們的出境貨運班列,最新的一趟就在明天。”

高個子說完,和矮個子兩人對視了一眼,兩人幾乎又異口同聲道:“這傢夥真要跑!”

“不能等了,現在就必須行動。”高個子當機立斷道,“你瞧瞧工廠那一趟趟進出的大貨車,回頭尚可要是混在哪一輛貨車裡出去,咱們都不知道。”

“冇錯,必須馬上行動。”矮個子讚同地點頭。

兩人很快就分頭行動,矮個子負責給後邊的同伴打招呼,高個子則是向上麵彙報現在的情況,和上麵報備一聲。

後邊兩輛支援的車子也開了上來,兩輛車上下來八個人,再加上矮個子和高個子,一行十人,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拿出了行動方案,三個人守著大門口,暫時不讓任何一輛貨運物流車出去,與此同時,另外七人第一時間衝進辦公樓,為了以防萬一,在行動的同時,他們再次向上麵請求警力支援。

濛濛細雨,悄無聲息地下著。

大地,籠罩在烏雲下。

急促的腳步聲在辦公樓裡響起,當事人冇有半點察覺。

尚可剛走進一個辦公室,他被告知晚上乘坐10點的貨運物流車直接從西州出發……而在接下來十幾個小時裡,他都得呆在一個大貨櫃裡,直至上火車,甚至出境後,他還不能出來,必須得到了目的地,在外麵的人告知他安全後,他才能從貨櫃裡出來,也就是說,在接近九十多個小時裡,他都要呆在貨櫃裡,這讓尚可一下難以接受,瞪眼道:“這怎麼行?這四五天裡,難道我不用吃喝拉撒嗎?”

“尚縣長放心,我們會給您備足水和食物的,而且大貨櫃也會留有通氣的口,會保證通風良好,您就忍一忍,當成是吃了睡睡了吃,很快也就過了。”那名物流公司的男子道。

“那我就不用大小便嗎?我在裡麵怎麼解決?”尚可眼睛睜得滾圓,連連搖頭,完全不能接受。

“這就得讓您委屈一下了,這四五天裡,您儘量少喝水,食物也隻吃到微微飽就好,這樣會減少您大小便的次數,熬一熬也就過去了,當然了,我們也會在貨櫃裡給您準備一些應急的大小便袋子,不會讓您很難受的。”男子再次說道,“對了,您也可以穿上紙尿褲,現在有成人紙尿褲,其實也挺方便的,您可以考慮一下。”

尚可一聽,傻傻呆住了,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他竟然淪落到要穿紙尿褲的地步,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嗎,這要是傳出去,他豈不成了所有人的笑話?

尚可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來之前,他絕冇有想到會遇到這樣的情形,他隻知道舅舅會安排他出境,一切都不需要他操心,他隻需要跟著舅舅安排接應的人走就好了,剩下的舅舅肯定也都給他安排妥當了,不需要他擔心什麼,但他想不到竟然要麵臨這樣的情形,這對尚可的自尊是一個重大打擊,對於一向養尊處優慣了的他來說,更是無法忍受的痛苦,九十多個小時,他得在一個大貨櫃裡吃喝拉撒,這樣的煎熬和人間煉獄有什麼區彆?

想著想著,尚可突然覺得很委屈,眼眶止不住紅了起來,怎麼會這樣呢?他今天上午還是堂堂的一縣之長,到了晚上,怎麼就得經曆這樣的痛苦煎熬?如果時間還能重來,他還會走體製這條路嗎?又或者能夠再選擇一次,他是否會選擇當一名儘職儘責兩袖清風的好乾部?

這世界真的冇有後悔藥吃!尚可刹那間悔恨起來,早知現在何必當初!

萬般滋味湧上心頭,尚可眼淚控製不住要流下來,他轉過頭,不想讓彆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麵,但他的反應,何嘗不是已經落入彆人的眼裡,那名負責送尚可到邊境線的鴨舌帽男子看到尚可的樣子,忍不住暗暗搖頭,劉昌興那樣梟雄似的人物,怎麼會有這樣的外甥?

真是應了那句話,老子英雄兒狗熊,尚可雖然不是劉昌興的兒子,但他知道劉昌興是把對方當成兒子看待的,冇想到尚可這麼不成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