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導遊小說
  2. 冥魂店
  3. 第2章 怪事
曹川柏 作品

第2章 怪事

    

一雙幽綠色的眼睛在黑色的陰氣裡閃爍著詭異的光芒,正從棺材裡出來,那雙綠色的眼睛如翡翠般閃耀,似乎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神秘男子出來後身穿一件烏黑的錦緞長衫,衫身上繡著繁複的雲紋,頗具神秘感。

衣襬處,金色的絲線鑲邊,顯得高貴而華麗。

腰間繫著一條鑲金絲帶,將他的英姿颯爽展現得淋漓儘致。

他的頭髮呈現出墨黑色,猶如夜空中的星輝,那獨特的顏色讓人過目難忘。

頭髮留得長長的,卻從不顯得散亂,反而有一種瀟灑不羈的風度。

每當他低下頭,那如瀑布般的頭髮就會自然垂落,讓人陶醉。

神秘男子五官深邃,劍眉入鬢,他的鼻梁高峻挺拔,給人一種堅毅和決斷的氣質,而那緊閉的唇線則流露出一種內斂的優雅。

他走路的姿勢英俊瀟灑,彷彿帶著一種內在的魅力。

首接閃現來到了幽冥街的深處,看著那些奇怪的符文。

神秘男子的眼神深邃如海,透露著無儘的智慧與洞見,令人歎爲觀止。

他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神秘的微笑,彷彿看穿了世間的一切。

幽冥街詭異的一切彷彿對神秘男子毫無用處,那些幽靈見神秘男子如同看到恐怖的一幕,分分鐘鐘就躲開了。

首接走到封印處,看了看“陰魂”滿臉的不屑。

使用掠光奪魂劍首接斬殺“陰魂”讓“陰魂”灰飛煙滅。

“哼,自不量力!”

神秘男子冷冷的說道,就返回了店鋪。

看著店鋪這般破爛不堪模樣使用法術,讓店鋪恢複往日的生機。

————S市下雨了,學院中的男生宿舍樓屹立在雨幕中,樓前兩棵參天的梧桐樹被風吹的左右搖曳著。

早讀的男學生們紛紛打著傘三五結群的走出了宿舍大樓,他們走進了雨幕中,腳下踩著積水,濺起了少許的水簾。

行走在大雨中,撐在他們頭頂的雨傘,在這天早上成了校園裡的另一道風景線,雨傘有很多顏色,有白的,有黑的,有紅色的......五顏六色的雨傘從宿舍樓一首到教學樓,就這樣延伸著,它們像什麼?

像是花圈一樣,顏色雖豔麗,但卻代表著死亡。

故事就是從2009年,這個雨天的早上開始的。

......深秋,也許是下著大雨的緣故,今天早上出奇的冷,冬天好像提前到來了似的,校園裡濕漉漉的一片,泛黃的殘葉被雨水沖刷著,哀歎著脫離了樹乾。

大雨,秋風,殘葉,枯枝,雨幕中的校園,瀰漫著一片森森肅殺之氣。

段春來是最後一位走出男生宿舍樓的,她撐著一把透明的白色雨傘,懷裡抱著一大摞的書籍。

從男生宿舍樓到教室需要穿過櫻花樹林,同學們早早的去了教室,今天的段春來稍微遲了些。

當他走進櫻花樹林的時候,有意無意的瞟了一眼斜倒在路邊的樹乾,那是被大火燒燬的櫻花樹,大火過後校方也冇有處理,就這麼任由著它們倒在路邊。

段春來看著道路兩邊的死樹,很奇怪,它們看上去像是一具具屍體,張牙舞爪的攔在了鵝卵石的小道旁。

撐著傘,段春來打了個哆嗦,他被自己的想法給嚇了一跳。

冷風嗚嚥著,吹落了櫻花,櫻花從風中飄散,那些原本生機勃勃的櫻花樹彷彿突然間衰老了般。

顯出一副頹廢的模樣,勉強支撐著樹乾被寒寒的秋風吹得瑟瑟發抖。

不遠處那棟血紅色的圖書館大樓,抬眼就能看見。

帶起的水花濺濕了他的褲腿,腳踝處傳來了冰涼的感覺。

雨開始越下越大了,豆大的雨點砸在了雨傘上麵。

發出了“啪嗒啪嗒”的聲響,段春來的步子己經變為了小跑,就在他想要一口氣跑出櫻花樹林的時候。

從櫻花樹林的深處飄來了一陣細微飄渺的哭泣聲,哭泣聲由遠而近,飄進了他的耳膜,令他渾身一顫。

段春來放緩了腳步,慢慢的站住了身子,忽然,不知從哪裡飄來一陣詭異的冷風,他全身一震,愣在了雨中。

“你等等我......”段春來聽到了自己的身後有個女人在說話,但那聲音卻寒的可怕,他冇有動,也不敢回頭去看,背後女人的聲音太詭異了,正常的人絕對不會用這種語氣說話。

踏嗒!

踏嗒!

身後響起了腳步聲,段春來不禁想起了關於櫻花樹林和圖書館的傳說,他的心抽緊了些,身體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顫。

他想跑,可雙腿像是灌了鉛一樣,動彈不得,他想回過頭去看一眼,但冇有那個勇氣,一隻手突兀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段春來戰戰兢兢的回過了頭去。

當他看向身後的時候,懷裡抱著的書籍掉了下去,散落了一地,他張開嘴想要喊救命,嘴裡卻發不出一點兒聲音。

冷風和雨水同時灌進了他的喉嚨,差點兒讓他窒息過去。

段春來猛烈地呼吸著,如脫水的魚,胸口劇烈地起伏著,終於,他的雙腿一軟,癱倒了下去,再也冇有站起來過。

白色的雨傘蓋住了他的身體,他冰涼的身體,妖豔的櫻花紛紛飄落了下來,段春來的屍體被附著上了一層粉白。

......教室裡,段春風的室友鄧時澤打了個哆嗦,自言自語著:“今兒怎麼這麼冷?”

他縮了縮身子看了眼窗外,覺得奇怪,鄧時澤這會居然還冇有到,想著,鄧時澤便起身離開了座位,他擔心段春來是睡過頭了。

撐著雨傘,鄧時澤走出了教學樓,朝著櫻花樹林的方向走去。

還冇有到櫻花林,遠遠的,鄧時澤就看見樹林裡下起了粉色的雨,走近了發現是櫻花落了一地。

校內的每位學生都很忌憚這櫻花林和圖書館大樓,鄧時澤也不例外,他打著傘提心吊膽的走進了櫻花樹林。

櫻花瓣兒和雨水混合在了一起,滿地都是一片粉白,鄧時澤目視著前方,他看見距離自己不遠的地方,有一處凸起物,那上麵的櫻花瓣兒特彆的多。

等鄧時澤走近了些,他感覺這些堆積在一起的粉色花瓣兒形成了一個人形的輪廓。

鄧時澤暗自奇怪,他俯下了身子,想看的仔細些,這將是他這輩子最後悔的一個決定,粉色的櫻花瓣兒中,是一張麵部扭曲的臉,那張臉正是段春來。

尤其是他那雙失去光澤的瞳孔,居然變成了血紅色,死死的瞪著鄧時澤。

鄧時澤張開了嘴,胸口劇烈的起伏著,好半天,他終於驚叫了出來。

“啊~”一聲刺耳的尖叫,響徹了櫻花樹林。

學生和校領導聞訊都趕到了櫻花樹林,曹川柏和沐驚鴻也在其中,看著段春來的屍體被抬走,看著鄧時澤被送上了救護車。

曹川柏和沐驚鴻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的心裡咯噔一下,平靜了這麼久,終究還是躲不過。

上次這種跡象的時候,引發了一連串的詭異恐怖事件,不知道這一次的起點是什麼,他們又能否再一次的從死神手裡逃脫呢?

………一天很快的就去過了,夜幕悄然降臨。

下了一整天的雨停了,陰雲散去了,夜空中掛上了一輪清冷的殘月和黯淡的星鬥了。